精彩絕倫的小說 我創造了最強驚悚世界 線上看-第七十章:收隊分享

我創造了最強驚悚世界
小說推薦我創造了最強驚悚世界我创造了最强惊悚世界
秦黑紧握着猎剑,警惕着那头老虎,心中有股想宰掉这头畜生的冲动,这该死的家伙真是一根筋啊,无论自己说什么,他总能把自己往不忠不义的方向想。
但他知道,他召唤出猎剑也只是做做样子的,毕竟老爷子都现身了,老爷子是可不能让他们爆发冲突的。
玄天魂尊
网游之海岛战争 小说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举剑表达自己的不满。
呵,那被怒火上头的家伙似乎不这样想,他是真有要动手的打算。
男人想出手拿下秦黑时,老爷子发怒了。
“蠢货!”
“你的脑子是块铁吗?”
老爷子这一大嗓门直接把男人身后的老虎变成了小猫。
男人不甘心,他把后勤部收集的信息拿出,“那三人是为了保护他,并且和boss战斗才死的,如果他们是伪装的话,这根本就不合理!”
“敌人会舍命去救他?他简直是把我们当傻子玩。”
老爷子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秦黑,显然,他也在等一个合理的答案。
秦黑自然不会告诉他们,惊悚世界被他回收了,自己变成了幕后黑手,他们就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所以实话是不可能说出来的,现在他也用不着编故事,因为针对这样的情况,他早已做好了准备。
“这东西给你!”
他把从所长身上得到的令牌递给了老爷子,这是最能证明所长的身份的东西,有些东西能抵过千言万语,这便是他的最好的解释。
老爷子接住令牌,他再也保持不住平静了,他怎能认不出这令牌!
“他真的进入了惊悚世界?你还把他杀了?”
而在他心中无比惊讶的时候,他身边的影子正在凝结,逐渐形成了一个男人的模样。
这让秦黑感到新奇,这种能力实在太方便了,绝对是暗杀的绝妙手段,而且影子给他的气息也很恐怖,至少s级以上,比那个一根筋的男人还要强。
他忍不住地看了一眼穿着普通的老爷子,老爷子和那些退休在公园下棋的老头并没有什么两样,即便在街上见到,也只当他是个普通老头。
没人会想到,这老头身边全是强大的处理师,随便出来一个就达到了s级。
他有些被打击到了,好不容易达到了a级,突然发现周围起步就是s级,打击是有点打击,但不至于低落。
他有系统,只要再回收几个惊悚世界,他觉得也能很快升级到s级。
他的郁闷一扫而空,可老头的表情一变再变,久久不能恢复平静。
影子在老爷子耳边一阵耳语,随即便消散得无影无踪。
他满怀深意地看着秦黑,说:“你说的那三人被发现了,他们死在了路上,面部被毁了,有人取了他们的脸皮进行伪装。”
“你说的应该是这个吧!”
秦黑把三副面具从脚边踢给了他们,“他们好像有某种技能,能把这面具完美地呈现出他们想要的面容。”
老爷子示意男人把面具收起来,这已经无须多说,无论过程多么的复杂,结果就是这个年轻人凭借一己之力把狡猾的目标斩杀在了惊悚世界中。
把面具收好的男人,也明白了过来,他是一根筋,但他不是傻子,他很想询问秦黑事情的真相,他是如何发现这三人的身份的,又是如何斩杀掉三人的,那三人的实力即便是进入了惊悚世界受到了压制,但随便一个人的实力也不是秦黑能比的。
没等他问出口,老爷子瞪了他一眼,他只能把话语憋回了肚子里,他走到秦黑面前鞠躬,“我错了,我为了我方才的愚蠢向你道歉。”
他再鞠躬,“我向你为我的手下报仇表示感谢!”
秦黑古怪地看着他,这家伙真是……令人无语,方才的恼火也消掉得七七八八了,一个坦荡承认自己错误,为了属下向他低头的倔驴,他这怒气升不起来了。
最重要的是,老爷子表面很不满这头犟驴,但有意无意却有种打是亲骂是爱的感觉,两人的关系似乎不简单。
透視 神醫
“反正事情说通了就好了。”
男人依然挺直着身子,老爷子看着他就来气,踢了他一脚,“这是你负责的事情,现在却被成了敌人的突破点,你要是无法彻查此事的话,还是那样的一根筋,那你就滚回家陪老婆孩子算了。”
“是!”
男人敬了个礼,随即带着收集信息的警察离开了此地。
送魂少女与葬礼之旅
秦黑咕哝着,“他们干这事确实委屈,也不合适,这不是他们的战场。”
“你说的对!”老爷子解释道:“因为这里很有可能会发展成前线,所以才安排他们过来的,没想到还搞出了误会,这是我考虑得不周。”
秦黑也只是随口这样一说,他让老爷子出来,也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找回公道的,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询问。
“首长,王凝之前说过,我从sss级惊悚世界中出来,是处理局的人把我接回了国内?”
老爷子疑惑地看向他,双眼深处有些异样,“是的。”
“从sss级惊悚世界中出来,应该不仅仅是我吧?”
老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看来,那家伙都告诉你了,能从他口中挖出这些信息,你确实令我感到惊讶。”
“其实,这也不是故意瞒你的,从sss级惊悚世界中出来的是你们一家三口。”
还真是如此,从所长口中获得的信息,不完全信任,但从老爷子口中得知此事,本能地就压制不住喜悦了。
“那这,为什么……”
“你父母要求我们保密的。”
“他们?为什么?”
老爷子说:“他们的意思是,如果你没有发现的话,那就让你一辈子当个普通人活下去。”
秦黑问:“他们现在在哪里?”
老爷子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们把你交给处理局后,我们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了。”
“不过,他们好像也预知到了你会发现这事,所以他们也交代过我,如果时机到了的话,就让我把一件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秦黑一脸的期待,他觉得那东西一定和父母的行踪有关。
面对秦黑的讨要,老爷子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东西在我家,我可没他们的本事,预料到现在就是他们说的时机,自然没有把东西随身携带。”
秦黑急道:“那走吧,咱们该回去了。”
“反正想钓的鱼都死了!”
老爷子点点头,审判队也到此结束了,本以为最后的漏网之鱼会掀起一番风雨。
他也做足了准备,从外面召回了不少的好手,结果网拉到一半,鱼却被诱饵咬死了,这真是索然无味!
“走吧!收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