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民間禁忌雜談 起點-第九百五十九章 夫妻見面殊不知

民間禁忌雜談
小說推薦民間禁忌雜談民间禁忌杂谈
知梦不是梦,醒来已泪流满面。
自知失态的苏宁连忙缩回举起的右手,顺势将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道:“你很像我一个朋友,尤其是眼睛。”
榆荷脸颊微红,表情扭捏道:“她,她是您的道侣吧?”
苏宁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从哪看出来的?”
榆荷甜甜一笑,开口解释道:“刚才的您神志不清,嘴里说了好多乱七八糟的胡话。”
“什么华夏,昆仑,桃山村。”
“以天道立誓,绝不辜负溪溪,不,是灵溪。”
苏宁尴尬道:“一时失了本心,让你见笑了。”
“我……”
想了想,他坦然说道:“灵溪是我的妻子,用你们仙界的话说,是约定永生厮守的道侣。”
榆荷好奇道:“她不在仙界?”
苏宁回答道:“我是小世界之人,来自无尘仙界管辖下的华夏。”
“因为龙凰法相的特殊缘故,这才有机会被带来仙界。”
“而我的妻子,她的修为与你差不多,自然无法打破八百仙界的先例,以凡人之躯飞升仙界。”
心有感慨,苏宁缓缓闭上双眼道:“榆姑娘,我需要入定补充体内近乎枯竭的仙力。劳你多加费心,注意着点外界。”
“一旦有外人闯入我设下的幻阵,你必须在第一时间唤醒我。”
“否则……”
掌心平摊,小型聚灵阵笼罩周身。
苏宁丹田运转,吐息深厚道:“那时的我们又将陷入绝境。”
榆荷乖巧点头,小鸡啄米般应道:“苏仙长您放心,我会时刻紧盯外面。”
苏宁不再分心,乾坤袋飞转,洒下所剩不多的数千块中品仙晶。
榆荷躬身退后,退至火堆旁坐下,装模作样的护起法来。
她在等,等苏宁彻底心神归一,六识封闭。
如此,段自谦天衣无缝的计划方能完美施展,让她顺顺利利的吞噬那太虚造化碑上排名第六的龙凰法相。
“先除掉你,下一个就轮到苏星阑了。”
Semelparous
“得罪谁不好,偏要与老祖为敌,文殿为敌。”
“你啊,实乃咎由自取。”
嘴角泛着阴冷笑意,榆荷不动声色的扫了眼苏宁重新系回腰间的极品乾坤袋。
她很清楚,那里面还留着一张至强底牌,孤长笑半圣第七境的恐怖杀招。
“能用时不用,现在你想用也用不了了。”
“蠢,蠢不可及。”
“小世界的畜生终究逃脱不了被仙界圈养的命运,畜生只会是畜生,永远别想翻身。”
百无聊赖的,她从地上捡起一根小树枝,专心致志的涂画起来。
画的是她记忆里不知从何而来的杂乱术法,有剑招,有手势。
有掐诀结印的禁术,有她每次一深想就头痛欲裂的口传心决。
与她当下所修炼的文殿仙术相比,那些突然从脑子里冒出来的奇怪招式简直垃圾到家了。
所以她想不明白,也搞不懂自己哪来的混乱记忆。
“这是荡妖剑法,从头到尾的三十六招。”
“从剑招到剑诀,与苏星阑施展的一模一样。”
“包括苏宁催发的剑意,同样有荡妖剑法的路数在里面。”
“唯一不同的是,苏星阑修炼了完整的荡妖剑法,甚至自悟三十六招以上的有情道,堪比下品仙术。”
“反观苏宁,他应该修习的不完整,最多……”
皱眉沉思,她下意识的抬头望向山洞角落岩石上的瘦弱身影,自言自语道:“最多二十招左右,剑意稍显浅薄。”
“但不得不承认,这叔侄俩皆有傲视于八百仙界的妖孽天资。”
“难怪老祖要处心积虑的解决他……”
法醫王
丢下小树枝,她用脚抹平涂画出的剑招,玉手撑住下颚,视线游离于山洞外的幻阵道:“昆仑,为什么我听他提起昆仑的时候心里会产生异样波动?”
“好熟悉的地方,起码潜意识里给我的感觉很熟悉。”
“就好像我去过昆仑,在那里待了很久很久。”
“可我明明是仙界之人,是老祖从红尘俗世捡回来的。”
“我无名无姓,无父无母,且身患恶疾难以医治。”
“若非我命好遇上老祖,被他带回文殿教我修行。”
“此刻的我,怕是早已命丧黄泉,开启了下一世的轮回转世。”
嘴唇喃喃,她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顾自说,自我反驳。
很快,三个小时过去了。
盘腿端坐的苏宁一动不动,形似木雕,气息收敛的一干二净。
榆荷站起身来,试探性的走向外面查看。
她走的很慢,脚步也很轻,似乎生怕惊扰了苏宁疗伤。
探着脑袋东张西望,嘴里念念有词。
“唔,没人。”
“不错不错,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是时候动手了。”
转身之际,她的身躯诡异的化作一团黑雾,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正在吸取仙力的苏宁。
“咔嚓。”
小型聚灵阵破碎,萦绕在阵法内的浓郁仙力瞬间奔散流淌四周。
苏宁从心神归一的状态下惊醒,面色潮红,似难以置信。
“你……”
一个“你”字出口,他接连喷出三口鲜血。
无形中,有四根婴儿手臂粗的尖锐锁链穿透了他的四肢,将他牢牢的“钉在”半空,寸步难移。
“怎么,你很意外?”
黑雾弥漫中,只听另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得意大笑道:“陪你演了七天的精彩大戏,你烦了,我也厌恶的很呐。”
“但没办法,这是老祖亲自为你准备的杀局,哪怕我再不高兴,也得忍着脾气为他办妥。”
“怪谁呢?”
“要怪就怪你太过愚蠢,竟然傻乎乎的将我当成你要找的榆家天才。”
天庭垃圾回收大王
“也是,你此行急着了却因果,又怎能想到我会快你一步先到榆家?”
“真正的榆荷在你抵达青峰城之前就被我打晕,利用秘术隐藏在榆家后山禁地。”
“你太自负了,自负的以为心神所观下一切为真。”
“殊不知,那个时候的我早已扮做榆荷的模样等你入套。”
“轰。”
话音落,气浪翻滚,一张紫色的符箓凭空凝聚,贴在了苏宁丹田位置。
“别挣扎了,这四根锁链是货真价实的中品仙器,曾在玄阴海底浸泡两千九百余年。”
“寒气融合于妖魔两气,封你四肢气窍,全身仙力无法通行。”
“外加这张真仙十八品的“禁锢符”,禁你丹田运转,根源齐断。”
“苏宁,没人救得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