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遼東之虎-第二百一十章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在座诸位有样学样,学着谢有财的样子夹起一片鱼肉,在滚汤里面烫一下蘸着酱料就吃。
刚开始都是试探着吃,毕竟这生的东西也不知道烫熟了没有。这些家伙都是吃了一口之后,就下着筷子猛捞。侍女往上端鱼肉的速度,居然比不上他们吃的速度。看样子这些家伙像是饿了好多天的丐帮子弟,不像是京城里面吃过见过的达官贵人。
“诸位老哥哥慢着吃,还有绝活没上来呢?”谢有财吃了几筷子就停住不动,听说还有好吃的。大家伙都继续等着,只有几个家伙把海带一类的东西尝试着往锅子里放。
“我说老弟,这什么鱼的肉这么好吃?吃着也不像是海鱼!”老钱咂吧了一下嘴,天津卫他总跑,海鱼倒是吃了个遍。连鲸鱼肉,他都尝过。可就是没尝过这种鱼的味道。
“呵呵!老哥哥,这是辽东的野生黑鱼。其实黑鱼这东西河北山东都有,可辽东的黑鱼不一样。辽东的冬天比河北山东都冷,鱼的生长期长,所以鱼肉也紧致细嫩。远不是咱们河北、山东地界的黑鱼可比。”
武 傲 九霄
“哦,还有这一说?”
“那是,这黑鱼……!”谢有财正说着,刚刚那个引路的掌柜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穿着一身白,脑袋上也戴着白帽子把脑袋捂得严严实实的家伙。
“老哥哥们,好东西来了。诸位请上眼!”
戴着白帽子的家伙先是鞠了一躬,然后才走到铜制小车子前面。轻轻掀起盖着的纱布,露出下面一块肥瘦相间的羊上脑。
一尺半长的切肉刀锋利无比,这家伙戴上手套之后就开始忙活。羊肉片切的那叫一个细发,每盘四十片,薄厚均匀,三条脂肪线,笔管条直。
老家伙们都看傻了,张着嘴甚至忘记了捞汤锅里面的东西吃。
谢有财一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京城里面出名的馆子也不算是少了,南北大菜川鲁辽粤各色纷呈。在座的好几位,家里也有特色的馆子。想要在京城餐饮界立足,没点儿绝活怎么成。
至于这位切羊肉的师傅是从大牢里面弄出来,以前是专门负责剐刑的刽子手这件事情,绝对是东来顺的不传之秘。
一块羊上脑切完,正好是八盘。羊肉端到桌子上,每盘羊肉前面还摆着一小碗糖蒜。
羊肉片下到锅里,筷子夹着左右涮两下就烫熟了。蘸着芝麻的酱,就着脆生的甜蒜,吃在嘴里真的是享受。酒一口没动,羊肉涮了个精光。
“老子吃了一辈子羊肉,他娘的今天才知道算是白吃了。”老于撑得直哼哼,靠在靠背上用餐巾擦着嘴。
谢有财笑了,他知道经过这一次请客。东来顺算是彻底在京城站住了脚跟,不管是黑白两道,绝对没人敢来这闹事儿。从这些位的嘴里一宣传,今后这东来顺的生意怕是要踏破门槛。
几乎在同时,李枭也在山海关吃涮羊肉。不过和谢有财不同,和他对坐的只有格日图一个人。
同样的蒙古羔羊,同样的铜锅子。翻腾的水雾,阻挡了两个人之间的视线。让人的脸变得很朦胧!
李枭摆了摆手,李休才带着人离开。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狠狠的盯了格日图一眼。他们的眼里,鞑子就没有一个好东西。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八个字深入人心。
“你总算是来了,可不是咱们约定的时候。”李枭倒了杯酒,自斟自饮。
“兄弟,都是我的错。失去了朋友的牧人,就像是失去了利爪和翅膀的苍鹰。现在的蒙古人就像是狐狸,狡猾而且胆小。黄金家族尊贵的血脉,已经在历史的长河中流逝。伟大的不儿罕山,母亲一样的斡难河。现在都被女真人的铁蹄践踏,我愧对先祖。”格日图“咣”的一下,干了一大碗酒。泪水流淌得像是蜿蜒的小溪。
李枭非常理解格日图现在的心情,做了愧对朋友的事情。现在却还要不得不请李枭出手帮忙,他的那些蒙古兄弟们。看到饿狼一样冲上来的莽古尔泰,第一个念头不是拿起马刀战斗,而是想着保存部众和抢掠来的牲畜奴隶迁徙。
蒙古人已经没有了祖先的勇武,成吉思汗的荣光不再照耀在他们的头上。
“以前我就想着,都是骑着马打仗。女真人也不比咱蒙古人多了一个屌去,他娘的就是打不过。这一仗下来,我算是看得透透的。都藏着自己的小心思,都藏着自己的小算计。战场上都希望别人去卖命,都希望自己得好处。
看着我的部众们一个个浴血奋战,却被潮水一样涌过来的两蓝旗骑兵吞没。我的兄弟厄尔奇,被莽古尔泰亲手斩成了两段。为了蒙古人的未来,乞颜部已经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可那些人真的就是看着,没有人上来帮助我们。
旗鼓相当的决战,变成了两蓝旗对乞颜部的绞杀。难道他们不明白,我们倒霉之后,剩下的他们能好过?大敌当前,还想着部落以前的那些恩恩怨怨。还有的人在背后捅刀子!
蒙古人已经不是成吉思汗那个年代的蒙古人了,或许蒙古人已经不配继续拥有草原。”
“蒙古人仍旧属于草原,将来他们还会在不儿罕山下放牧。母亲一样的斡难河,仍旧会哺育苍狼和白鹿的后代。只不过,这需要你们重新拾起成吉思汗时代的勇气。”
“你原谅我了?”格日图瞪大了眼睛,他没想到李枭会这样轻易原谅他。
“谈不上原谅,我只是为铁木真的后代蜕变成这样感到痛心。曾几何时,你们是整个大陆的主宰。弯弓射雕,马刀鹰扬。可现在,我为你们赶到悲哀。成吉思汗的后代们,被自己曾经的仆人如此羞辱。你们的马刀卷纫了吗?你们的弓弦腐烂了么?黄金家族高贵的血液,被你们糟蹋了。”
锅子开了,喝酒人却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李枭知道格日图是在以自虐的方式道歉,耿直的蒙古汉子认为喝酒就是最好的道歉方式。用自己的醉酒,希冀获得李枭的原谅。
李枭没说话,转身走了出去。
冲着格日图帮着送满桂入狱的消息,这一次李枭也会帮着他。况且,草原上需要有许多个太阳。如果只有莽古尔泰一个,那自己面对的两蓝旗铁骑,仍将像潮水一样。
“好好招待!”李枭扔下一句话,就去了孙承宗的院子。
孙承宗的书房非常阔气,一进门就是一扇铁花梨的屏风。这玩意如果在后世,身家没有个几亿根本不要开口问价。
“你准备怎么办?”一进门就看到孙承宗端坐了宽大的真皮沙发上,颇为现代的真皮沙发,配上梳着发髻穿着长衫的孙承宗,颇有一些后现代主义风格。
“我准备把昭乌达草场给他,本来想把那些地方给满爷。可满爷手下只有一千五百骑兵,无论怎样也填不满昭乌达草场。再说,满爷的名头也远没有黄金家族的名头响亮。想要号聚蒙古人,格日图是最好的人选。
草原人有草原人的活法,他们跟咱们不同文不同种。他们到了汉人的地方玩不转,咱们到了草原同样玩不转。卫青,霍去病赫赫兵威,却不能最终解决匈奴问题。到了汉武末期,匈奴兵锋仍旧犀利。不然,也不会有贰师将军李广利的惨败。”
“说人话!别再老夫面前显摆!”孙承宗没好气的看了李枭一眼。
“草原上的事情要由草原人来解决才行,咱们想要一个安稳的北部草原,就得需要蒙古人的帮助才行。不然,就凭我们的实力,在草原上是玩不转的。”
“你小子的脑子怎么长的,有时候觉得你这份见识,根本不可能是哪家小门小户里面出来的。倒是像是哪个大门大户出来的优秀子弟,单单就你这份见识,比起朝廷里面的二三品大员也差不到哪里去。
昭乌达草场的位置很好,又是在长城外面。朝廷里面的那些人,没人看得上那里。边军也乐得不用面对女真鞑子兵,蒙古人可比女真鞑子兵听招呼多了。”
“也可以尝试着让他们的产业,和咱们联系起来。以前蒙古人进关来抢劫,主要是他们遭了灾。自己没能力生产,碗里没食儿,手里有刀,很难做到不抢。
现在就不一样了,我在京城开了一家叫做东来顺的馆子。专门就从蒙古运羊到京城宰杀,咱们只要用粮食和蒙古人换牛羊就行。羊毛可以做成毯子,也可以坊成毛线,编织成毛衣。我倒是听说过有一种坊羊毛的机器,不过现在手头没人来弄。
只要把贸易建立起来,能够通过和平的方式以物易物。一般都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抢劫,就算真有那样的。逮到狠狠的杀一批,也就震慑住了。”
“你说的事情,老夫十几年前在大同就想过同样的问题。只是没有你考虑得周详,既然你决定了,那就这么办好了。你弄回来几十个说书的是怎么回事儿?还要把他们安排在军中?”
“既然会说书,那就会教书。都是认识字的,不用教别的。教授大兵们认字就成!以前咱们在地方上请来那些秀才,一个个骨子里面牛气哄哄的。瞧不起咱们的那些兵,被士兵们捉弄也就是可想而知的事情。
这些说书的不同,都是京城里面讨生活的最底层。咱们把他们带到了锦州,让他们脱离了贱籍可以堂堂正正做人。每月还有不菲的薪俸,保证他们可以养家糊口。相信,他们会做得比那些秀才们好。”
“读书人心里有傲气,看不起当兵的也是实情。不过你真确定,那些说书的能够胜任?”
“胜不胜任也没办法,当初我让他们在京城里面散布白云观的事情。这些人就算是回到京城,遇到找后账的绝对没有好下场。”李枭无奈的摊了摊手,白云观背后的那些人不敢找李枭麻烦,可对这些说书的却不会放过。只要动动嘴皮子,这些人就会像是蚂蚁一样被碾死。
“哼!你小子倒是厉害,先诱之以利断人退路。然后,把人弄回到锦州来。恐怕,你早就这么打算了吧。”孙承宗才不相信,李枭是到了京城临时起意。
“真的是临时起意,思来想去。读书人里面,地位最低的就数这一波儿。平日里连个饭都吃不饱,锦州对他们来说就是天堂。”
“好了,这些事情不说了。安置辽军的事情,我已经拟出了章程,也找祖大寿谈了一次。袁崇焕在这里出了不少力气,只是……!”
“祖大寿不愿意?”李枭一皱眉头,这是他最怕的事情。对于一个军阀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军队。手里没了兵,这些军阀会空前的不安。
失去了安全感的军阀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李枭很怕他们会造反。倒不是害怕打不过辽军,只是这样的内讧是在明军内部进行。李枭不想让这些抵御外族入侵的功臣,最后被自己屠杀。如果结果是这样,李枭绝对会内疚一辈子。
“祖大寿想跟你谈谈,就你们俩。”孙承宗叹了一口气,看起来他也不愿意把事情走到最坏的那一步。
“那就谈谈吧,只要能和平的把事情办了。对他们安置得优厚一些也无可厚非,毕竟都是两个肩膀扛着脑袋跟鞑子拼命换来的荣耀。说到底,他们也是为了国家民族而战。绝对不能让功臣们,流血之后再流泪。”
“烂好人!”孙承宗嘟囔了一句,却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李枭既然报有这样的心态,和祖大寿的谈判绝对占不到丝毫便宜。
这样也好,抱着这样的心态。只要祖大寿不是漫天要价,肯定会得到善意的对待。辽军的事情,能以平稳的方式解决,是所有人的期望的事情。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同室操戈,上演人间惨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