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藏武-第三十章:燕山邂逅(上)熱推

藏武
小說推薦藏武藏武
第三十章:燕山邂逅
上官陆三人遍览京城美景的愿望并未如愿,毕竟那份足以扳倒赵氏的奏书与文册正是由上官陆三人带出药郡并交到都察院手中,赵氏焉能轻易放过他们。
只是随着赵庸的身死,京城赵氏暗中的力量群龙无首便如一盘散沙,特别是在都察院派出御史开始核查季御史所举实证后,李魏派人强行接管这股力量,全力用来刺杀、恐吓都察院各御史,完全针对上官陆三人的只有一小部分隶属于赵海的死忠力量。
就在上官陆离开都察院的第三天夜里,这股差不多二十余人死士在为首长刀汉子的带领下潜伏进客栈欲对上官陆三人动手,悲剧的是,二十余人竟然遭到两方神秘力量的联合绞杀,说是两方力量,不过是两个彼此并不相识的先天武者。
“阁下是何人?”解决完死士后,灰袍汉子看着手持马槊的黑袍老者轻声问道。
“并非针对君山客栈,只是因这批死士而来。”黑袍汉子收起马槊面无表情的回道。
“阁下既然知晓此地乃君山客栈,便该知晓此客栈乃······”
“三天前,燕山游魂狐苍的人也曾进入此客栈,也未曾见有人出手啊。”黑袍老者直接打断,毫不客气的回击道。
“你是因那三个药郡小子而来?”灰袍汉子下意识看向上官陆三人所在房间,有些不太确认的询问道。
“此事与君山客栈无关,告辞!”黑袍老者纵身一跃,瞬间便消失不见。
神雀朝堂之上的风云变幻血雨腥风,上官陆并不知晓,皇子启昌一系完全陷入被动已无力顾及其他三人,上官陆亦不知晓,瑞王赵龚抵达京城之后,已经无力纠缠他们三个小角色,上官陆更不会知晓。只是听从魏鹏的建议,暂且就躲避在这背景强大的君山客栈,等待转机。
近半个月后,上官陆三人苦苦等待的转机总算是出现了。
就在泣血令箭悲歌奏响,范季冗身死承宣宫,神雀朝堂隶属于皇子启昌一系及其党羽、氏族均遭到无名氏黑监处决之时,灰袍汉子同时也是君山客栈掌柜,吩咐店小二将此消息透露给了焦急等待的上官陆三人。
上官陆、上官源、魏鹏得知消息以后,震惊的半天都没缓过神来,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牛皮袋竟引发出这样的场面,特别是上官陆得知自己见到的就是范季冗,虽然只是背面,但对这英雄般的人物,更是肃然起敬。
“哥,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呆在客栈吧,现在赵氏自顾不暇,我们也算是安全了。”上官源最是苦恼,毕竟自进京以来基本上都呆在客栈被逼着入定休息,再不出去透透气,都快憋疯了。
“魏鹏,你在京城可有僻静一点的居所吗?我们要准备明年较校,不知魏鹏你是参加较校还是复校。”上官陆没有搭理上官源,问起魏鹏。
“陆哥,你太高看我了,我已经被曹族除祀,怎可参加氏校,不过这居所倒有一处,在京邑北部靠近燕山的位置,比较偏远。”魏鹏苦笑回答道。
“恩,明日我们先到礼部仪制司交上国学府的文书,报了名再说吧,也不知道这教校的怎么安排的。”上官陆翻着包囊,寻找当时张监丞给三人的文书材料,至于去国子监,上官陆三人已经错过时间,无法进入,只能等待下一次开监。
三人到了礼部仪制司才知道,较校今年就已经开始了,只是三人属于郡国学府举荐,无须参加现在的地方考校,只需等到明年进行各方举荐的考校,胜出者参加最后的较校,三人留下文书,登记之后就离开礼部仪制司。
“哥,这还有大半年的时间了,我们就先在京城呆几天,好好玩玩,不然来了京城,都不知道京城什么模样,不是亏得慌嘛。”上官源一看陆哥准备直接去魏鹏的居所,就苦苦哀求道。
“行,收拾一下,准备去魏鹏在燕山的居所,武者修习不可懈怠,源子,你是忘记师父的叮嘱了吗?”上官陆无视上官源的哀求,对于上官源的求助魏鹏更是无能为力。
看万卷书不如走万里路,上官陆的目的非常明确,参加较校,见识见识夏族年轻武者,然后等待国子监开监,在国子监求学之后便开始游历名山大川专心修习,正式踏上他的大武者之路。
京城燕郊、魏鹏居所。
上官陆站在院中,看着片片黄叶随风而逝,一阵阵的秋风吹来,早落的、要落的、未落的全都飘在空中,杂乱无序却又好似遵循某种韵律在舞动。
看着看着,上官陆完全入迷,双手不自觉随着这种韵律舞动起来。
“叶无力,而风有力,风无力,叶自落,风起叶飞。以我为风,何愁叶落。”
上官陆不再循着风叶舞动,按照自己的想法挥动双臂,调动内劲,双臂似风车般上下挥动,带起脚下的树叶在自己的控制下,翩翩起舞。
“既然是以风得悟,就命名风势吧。”能够观落叶而得风势,上官陆也非常开心。
“哥,不行啊,这一个多月都呆在这儿,我都快疯了,要不到燕山转转吧,魏鹏说燕山有遗兽天翅龙马,咱如果能捕到一只做坐骑,那多威风啊。”上官源除了休息便无所事事,不敢打扰上官陆,只能缠着魏鹏,魏鹏就给他讲一些自己知道有趣的事情,自从听过燕山有天翅龙马的踪迹后便一直念念不忘。
“走吧,正好试试我新近所悟的风势。”经过上官源的提醒,上官陆这才发现已经多日未曾出去了,休息不是闭门造车,便打算去燕山转转。
上官陆三人简单收拾一些必需物品,就出发前往燕山,因为居所距燕山只有几十里的路程,三人便打算步行前去。
燕山,也叫八百里燕山,位于雄山关、羽谷关之间,其北麓三百里外便是黑白山西支脉,连接氏郡与京邑,也是两地分界线。
进入燕山之后,上官源完全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逮着魏鹏就是各种各样的问题:“鹏子,你说这天翅龙马是什么样子,真的有翅膀吗?能飞吗?”
“源哥,我也没有见到过,只是当初父亲在这儿养伤的时候,家里一个世代居住在燕山老佣人说的。”魏鹏真的是不知该如何给上官源描述。
“不是啊鹏子,你不知道,那岂不是就算遇到也要错过啊。”上官源有点气急,声音也就显得急切。
“见到就会认得,‘似马非马、健步如飞、山川河泽、如履平地’这就是当初那位老佣人说的了,不过源哥,你也别抱太大希望,燕山的天翅龙马非常稀少极其罕见。”
“行了,源子,出来不就是为了散散心,别纠结了,再纠结咱就回去吧。”上官陆适时将魏鹏给解救出来。
“别、别,哥,我不问了,咱去哪都行,只要别在那居所里呆着就行。”上官源一听缩缩头再也不敢说话了。
走着走着,三人就感到不对劲,林木之间总是飘散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却并未见到任何的虫兽的肉身或是皮毛。
“不对劲,小心一点。”上官陆说完就抽出腰间短刀,招呼着上官源和魏鹏注意四周,小心翼翼沿着血腥味飘来的方向摸了过去。
“嗖!”
上官陆向前不到两丈,突然间便有一支箭矢直射面门。
“弓箭手,源子、鹏子,小心。”
上官陆迅速借助身旁的树木避开羽箭,同时立即向身后二人出言示警。
“右前方高岗上,弓箭手。”魏鹏探着头看完就朝上官陆说道。
“妈的,什么人啊,山林之间怎么会有弓箭手,不会是打猎的吧。”上官源撅着屁股趴在地上,骂骂咧咧挪动身体,捡回刚才射击自家哥哥的羽箭。
“不对,哥、魏鹏,这是翎刺箭,游牧民族扎克汗国的箭矢,不是我夏族的。”上官源看着呈平短三才状、扁平脊开血槽、鸟喙状回钩两翼尖刺状的箭镞,大惊失色。
“什么,君山北鞑子的箭支,怎么会,难道这是鞑子的探子吗?”魏鹏一听,最是惊讶,因为他的父亲就是死在鞑子手里,国仇家恨,对鞑子最是深恶痛绝。
“不管是真的鞑子探子,还是有人伪装,弄死他们不就知道了。”上官源毫不在意道。
上官陆三人慢慢躬身后退,一直退到山腰位置,确认在一箭之地外,上官陆居中、魏鹏在左、上官源在右,用居所老猎人那里学来的办法,沿着谷地,顺着树木、草丛一路隐匿身形向方才弓箭手所在方向摸去。
只是,待他们摸上那座高岗之时,并未发现弓箭手的存在,只是发现了一些细微的痕迹,证明此前确实有人在此。
不过,就在上官陆将目光转向高岗后方时,发现了一些异常。
高岗后方,是一片难得平整的山地,方圆有几十丈,错落的灌木长势非常茂盛,特别是灌木密集之处,总会时不时产生晃动,而这种晃动却又并非因秋风而引起。
上官陆给他两侧的二人打着手势,示意他们注意观察灌木繁茂之处。
慢慢的,上官陆终于发现端倪,凡灌木繁茂之处有异动的,皆有人隐藏其中,特别是在平地中央的位置,更有一座用灌木搭成的小屋,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人为干预令这些灌木长成一个木屋。
“差不多有三十五人。”
“手持软弓配短刀的有三十人。”
“中间位置应该是五个人。”
“一持银月弯刀。”
“四个晨星棒。”
“哥、鹏子,不对,中间木屋应该是还有人被捆绑囚禁。”
上官陆三人挪动身子凑在一起,小声汇总各自所观察到的情况,特别是魏鹏,始终怀疑他们是鞑子探子细作,观察最是仔细。
木屋内竟然有人,上官陆之前并未发现,经上官源这么一提醒,凝神聚目便向小木屋看去。
“那是,那是···”
上官陆透过灌木看到木屋内那个身影,呼吸便有些紧促,甚至感到窒息,木屋内正是他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那道白色身影。
“我们必须救人。”
上官陆转过头,面色平静的看着魏鹏与上官源,但说话的语气竟是罕见的坚定与阴狠。
“什么情况。”魏鹏不敢出声,只能是向上官源张出口型问道。
上官源一时没醒过神来,面对魏鹏的好奇,只能是摇头示意自己并不知晓。
“不、不会吧,不会是那个吧。”
眼神扫过自家哥哥眼神中的那丝柔情,瞬间便醒悟过来,只是有些难以置信,这他妈是不是也太巧了呢?几年了,始终没能从自己哥哥嘴里套出来,现在竟然就这么出现了。
悄声离开高岗。
上官陆带着二人找到一些细柔的枣木枝,用短刀剃削干净枝杈,编织三层做成彭排,也就是小形方盾,找到黏土,用水搅拌粘稠状,把彭排浸泡在里边半个时辰做个护身盾。
接着,拿着准备好的枣木彭排,来到刚才的高岗上。
“魏鹏、源子,那些人实力与我们差不多都是入流武者,此刻他们心神松懈可乘之机,我先去清理外围,尽可能获取对方弓箭。”
“待我出来后,你俩就用弓箭在这岗子上射杀对方,掩护我冲进去救人。”
上官陆看一切皆已准备妥当,随即轻声吩咐道。
“哥,魏鹏射术比我好,让他在岗子上,我和你一起吧,也好有个照应啊。”上官源听了上官陆的安排,就看着自家哥哥,不希望他独自一人涉险。
“弓手,必须相互交叉,不然被围攻,凶多吉少。不必担心,我心里有数。”上官陆说完转身就离开高岗。
星云彼端
上官陆从后方下去,绕了半圈才进入那片山地,靠着灌木和地形的掩护,缓缓向前移动,尽管速度非常慢,却难以被对方察觉。
“噗!”
上官陆顺利摸到一个弓箭手背后,闪电般出击,左手死死掐住喉咙,右手短刀捅进心脏。
片刻间,弓箭手停止挣扎,身死,然后取下软弓与羽箭再缓缓退出山地,藏好之后再返回山地。
上官陆如法炮制,用了将近半个时辰,才将外围已知的弓箭手清除干净,软弓收集有十二张,羽箭差不多四十个箭壶。
最熟悉自己的肯定不是家人与朋友,一定是敌人,魏鹏的猜测并不错,山地内这些人,确实就是鞑子,而且是敢于虎口拔牙的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