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漫維遊記 txt-第四百九十九章 巧破‘德式拱背摔’推薦

漫維遊記
小說推薦漫維遊記漫维游记
“刚刚只是适应一下软兵器的攻击方式,以前没见过。
只是我新换的西装被你给弄坏了,这个是需要赔偿的,看在你会死在我手里的份上,就不用你赔了,你看,我多大度。”
我要做超級警察
看过严冬身上果然没有受伤,甲泉无须忍羞恼地双拳交击,发出‘叮’的一声。
冷笑道:“我们精修扶部有五车之术,所以你的话术并不会激怒我,只会提醒我更加小心应对你的出手。”
过严冬原地弹跳两下,晃动肩肘,做了个手臂斜指向天的姿势。
“感觉你好像在拖延时间,赶紧打完,送你去见你们的凹凸慢爸爸去好不好?”
“幼稚。”
甲泉无须忍厉喝着挥舞钢拳再次扑向过严冬。
麻守成心不在焉地看着场中比武,不时低头看着手机,他旁边的凌晴发觉举止奇怪,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我忘了有件重要的事要先回酒店去办,这个包是冬哥的,一会比完武帮我交给他。”
麻守成从公事包里拿出一个条形真皮小手包塞给凌晴。
凌晴疑惑接过:“很急?等过严冬打完一起回去不行吗?”
“哦,不了,冬哥知道我回去干什么,对了安小姐,今晚麻烦你照顾一下凌晴,最好和你住一起,冬哥比赛结束以后也有事情要解决。”
安莞绫点头:“行,你先忙你的,我带凌凌走。”
麻守成看了安莞绫一眼,微微一笑,又大有深意的看了眼凌晴手中的手包。
安莞绫心中一动,点了点头,看着麻守成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场上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碰撞声,过严冬的拳头,与甲泉无须忍‘刃爪’包裹的钢拳,充满激情的撞击在一起。
两人这次拳拳到肉,硬砸硬打,谁也想不到过严冬的肉拳竟然硬到了如此程度,竟能寸步不让的猛轰甲泉无须忍。
甲泉无须忍自知力量上稍逊过严冬,没想到套上坚硬的‘刃爪’力量还是不如对方。
鬼医凤九
连续撞击二十多拳后,甲泉无须忍硬挡过严冬一拳,借力后撤,还想故技重施以飞爪对敌。
过严冬龇牙一笑,以比他还快的速度冲上前来,一记‘铁山靠’,撞入甲泉无须忍怀中。
生死瞬间,甲泉无须忍双臂交叉护在胸前,双脚点地弹起凌空,借过严冬一顶之力直直退出六米多远。
落地的甲泉无须忍余势未消,又连着后退了三步才止住退势,而他手中的‘刃爪’也在落地的刹那脱手射了出去。
追击来的过严冬凌空旋身两连踢,将‘刃爪’以比它来时更快的速度反踢而回。
解说员赞叹:“好漂亮的回旋踢,过严冬再次占据主动,扶部选手如无意外,恐遭重创,哎呀,他消失了……”
眼看着‘刃爪’在撞中甲泉无须忍之前和它的主人一起消失不见,众人生中升起寒意,都想起登场时甲泉无须忍的出场方式。
过严冬身手不停,脚下一动,浮光掠影般跃至空中某处,挥手在空中一捞,将甲泉无须忍鬼魅般的黑色身影从虚空中强行拉中,狠狠摔向地面。
亡魂工厂
甲泉无须忍翻滚着下落,在离地还有半尺高时,右足足尖倏地伸出,点在地面上与身体呈90度角,硬生生撑住了凌空平行坠落的整个身体。
我被学弟治愈了
在观众们发出赞叹惊讶的呼声时,他闷哼一声,飞出的‘爪刃’化作行云之势,尾后的两根钢索交叉往回,缠绕在双膝凌空跪击而下的过严冬身上。
过严冬七情不动,只有眼中暴发出慑人杀意,去势不变,刚猛无俦,誓要将甲泉无须忍跪毙当场。
甲泉无须忍忍着脚上剧痛,撤腿,后背着地,再横着一扯双爪上的钢索,终于在最后时刻将过严冬身形带偏。
过严冬双膝‘轰’的一声跪砸在地面上,将钢制地面砸出一双半指深的膝盖印。
解说员惊呼的声音难以压抑。
“天那,过严冬的膝盖该不是合金打造的吧!”
妙医皇后:皇上,请趴下 小说
甲泉无须忍躲过致命一击,回身半跪弹起,从身后搂住过严冬腰腹,纯靠腰力将过严冬抱举过头顶,头朝下摔向身后。
解说员大惊失色:“德式拱背摔”。
这是一个过严冬最喜欢的摔法,也以之经常对敌,没想到今天被正宗的扶部人用在了他的身上,也真应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那句话。
说是迟,那是快,身体凌空的过严冬双腿反盘,别在甲泉无须忍腰间,两脚脚面死死扣在他背后,腰间发力猛挺,将身体竖起绷得笔直。
千钧一发之即,他竟使出一招移动版的‘铁板桥’,把身下的甲泉无须忍当成了肉垫,用坚实的后背重重砸在他的上半身及头部上。
甲泉无须忍是倒了血霉,本以为是灵光乍现的杀招,结果被反用在自己身上。
关键是他学艺多年从没见人破解过‘德式拱背摔’,这一下自己后脑着地,再被过严冬体重加下摔的力量叠加砸在身上,顿感大脑一片空白,眼前一片发黑,很是相映成趣。
解说员激动的振臂一挥,高喊:“破解了,‘德式拱背摔’被过严冬破解了,也只有身体同样柔韧度高,反应速度快,身高腿长的过严冬方能破解这一招,换个人都无法复制。”
这边观众们在大呼痛快,场上的过严冬可没闲着。
他拧腰翻起,手掌拍地腾空而起,凌空横着做出鳄鱼翻滚的动作,将甲泉无须忍打着旋子甩了出去。
甲泉无须忍重重摔在地面,下意识拽了一下手上钢索,这下又出了昏招,眼看过严冬若飞鸟玄渡般被拉到眼前,呼啸着一掌拍下。
甲泉无须忍大惊,眼中终于露出恐惧之色,却又再一次蓦然不见。
过严冬将‘灭神掌’劲收回,手掌轻轻按在地面上蹲下,眉头微皱。
这次甲泉无须忍并没有立即在其它地方出现,而且也没有忍术发动前的手势动作。
一道轻微的波动被过严冬神识敏锐的感应到,他偏头看着台下那个甲泉无须忍带来的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