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天下藏局 愛下-第五十二章 靠近一點相伴

天下藏局
小說推薦天下藏局天下藏局
我告诉了司机出租屋的地址。
陆岑音闻言,却非常不屑地抽了一下鼻子,冷哼一声,说道:“去我家,心苑庄园!”
她在醉意朦胧之中,竟然主动将双手挽在了我的脖子上,嘴角微微上翘,神情带着一丝得瑟。
陆岑音整个状态,彰显出来一个意思:看你今晚敢不敢履行赌约。
凌晨的金陵。
没什么车。
红绿灯也统一调成了黄灯。
出租车司机非常善解人意,将车开得飞快。
一会儿之后。
陆岑音竟然在我怀里安然地睡着了,均匀的呼吸带着阵阵女人香,让人迷醉。
她真的太美了。
粉雕玉啄的脸颊,完美无瑕的身材,白里透红的肌肤。
甚至,在如此近距离之下,我还能看到她太阳穴边上若头发丝一样大小的毛细血管。
这一般是婴儿才有的肌肤状态。
心苑庄园别墅门口。
我抱着她。
一手从她包里拿大门钥匙。
她下意识伸出一只手,从包里拿出了钥匙,递给了我,美眸微闭,喃喃地说道:“那个最大的钥匙……”
我用钥匙开了门。
打开了客厅的灯。
灯一打开。
陆岑音受到灯光的刺激,立马捂住了眼睛。
九灯和善 小说
尔后。
她醒了。
可能因为之前在车上睡了一觉,陆岑音酒也醒了好多,脸红得不像样子,立马从我身上下来。
我瞅着她,问道:“洗个澡?”
陆岑音低着头,声音若蚊子:“嗯。”
“你先还是我先?”
我们两人几乎同时开口问道。
“我先吧。”陆岑音说道。
讲完这句话,她放下了包,快速地走向了卧室。
不一会儿。
主卧卫生间已经传来了她洗澡的水声。
我坐在沙发上,开始打量起了房子。
面积宽大,装修奢华。
这种奢华,不是土豪的伪奢华。
处处彰显出极为高雅的品味。
墙上挂了郑板桥的画。
看来她很喜欢郑板桥。
影青阁那间办公室也挂着。
博古架上,除了造型典雅的青铜瓷罐,还有不少国外的红酒。
世事无常。
一个月之前,那位赌串摊趾高气昂的美女老板。
如今,我却进了她家。
并且。
在接下来的一段小时光里,会有一场床上驰骋。
半个小时之后。
陆岑音洗完澡出来了。
她穿着睡衣,脸红若血,手中拿着一套未开封的衣服。
“这本来是送给我爸的,今晚你就将就穿一下吧。”
我瞅着她睡衣下玲珑有致的身材,以及露出来半截修长、白皙的美腿,如同走进了一副美艳绝伦的风景画,脑瓜子有一些嗡响。
些许紧张。
我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哪怕以前跟着九儿姐,刀架在脖子上与人进行赌斗,我都没这种感觉。
“等我一下。”
异世界叔叔
我拿了睡衣,进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
我瞅着镜子里自己一身腱子肉。
足够自信。
男人的肌肉,白天能应对江湖厮杀,晚上能征服绣花美人。
这才是人生!
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 尘缘暗殇
洗完澡之后。
我出门时,见到陆岑音正坐在沙发上,神情显得局促不安。
当听到卫生间门关上的声音,她身子竟然吓得有些微抖。
陆岑音酒差不多醒了。
国王的灰姑娘 皇家的秘辛 Ⅲ(境外版)
尽管她正在尽力地掩饰自己的慌乱,但眼神已经彻底出卖了她。
我坐在了沙发上。
气氛有一些尴尬。
“那个……”陆岑音先开口了,声音带着微颤:“刚才我说话没分寸了,对不起。”
我回道:“挺有分寸的。”
陆岑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笑容很不自然。
属于那种假装镇定的微笑。
我本以为。
像陆家大小姐这种身份,虽然远不如许清,但好歹也交过男朋友,有过相关经历,但她现在这一副样子,却好像从来没跟男人接触过一般。
非常不可思议的一种状态。
我心里竟然有点想笑。
陆岑音说:“要不……我们先喝一点红酒吧?”
我回道:“已经很晚了。”
陆岑音闻言,局促不安地摸了摸自己头发,说道:“苏尘,我听小欣那边的眼线说,小欣抢到了假密码箱之后,担心伤害里面的宝物,打不开密码箱,又不敢叫开锁的来。无奈之下,裴星海拿着一把小剪刀,费了一个多小时,一寸一寸地剪开假密码箱。”
“但没想到打开来之后,竟然是一个闹钟,他们以为是炸药,顿时懵了。逃离出去半天,没动静,裴星海叫人拿出闹钟,结果闹钟扯出来一根线,竟然炸了,吓得他们都快要疯了。后来才发现,其实下面就是装了一个小孩子玩的引线雷,你怎么想到这恶作剧?”
这其实是肖胖子要求的。
肖胖子当时还说干脆炸死裴星海算了。
我担心搞伤别人,没同意。
而坂田那个密码箱里,我包装了一坨牛粪,包装纸上写着“八嘎”两个大字。
想必。
坂田在气疯了之余,怎么也想不通,箱子没变、密码也没变,怎么里面的驭王剑会变成牛粪。
华夏魔术。
扬威东洋。
但陆岑音明显是在没话找话。
我说道:“已经很晚了。”
陆岑音闻言,说道:“是吗?我觉得还好啊,你看看我墙上的画怎么样,还不错吧?”
我再次冷声回道:“已经很晚了。”
陆岑音闻言,知道今晚逃无可逃了,原来红红的脸蛋,现在紧张的有一丝发白。
“很晚了……那我们睡觉吧。”
讲这话的时候。
她声音颤抖,眼眶竟然有一丝微红。
陆岑音不愿意。
但我曾说过。
赢下来的,我必须要带走。
今晚。
她不陪我睡,肯定不行。
我提前进了房间,先躺了下来。
陆岑音跟在后面。
估计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走进房间的。
我指了指自己边上:“上床吧。”
讲完之后,我转身将灯给关了。
陆岑音先是在床边呆呆地站了一会儿。
但架不住黑暗中我盯着她的目光。
最后。
她似乎下定了决心,一咬嘴唇,上了床。
上床之后。
陆岑音微微掀起了被子,悄悄钻进被窝,背对着我。
她身躯在微微地颤抖。
我说道:“转过来。”
陆岑音闻言,身子无奈地转过来了。
我冷声说道:“靠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