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帝國時代III獵愛狂野騎兵 ptt-(宸少篇No134)賜予,一件美好的回憶讀書

帝國時代III獵愛狂野騎兵
小說推薦帝國時代III獵愛狂野騎兵帝国时代III猎爱狂野骑兵
<随心而动…>
✦✧✦✧✦✧
而他竟然一整晚都没有动!
就拥着这个女人的身体一躺就是天亮,刚刚不知不觉沉睡了!
龙禹宸觉得自己的睡意在别人干扰之下,一向睡的很薄浅!
在KX那种环境下,枪林弹雨的生存中!
虽然他有爱护他的月月,可是,毕竟生长在野蛮杀戮的地方,龙三少根本不是个会溺爱孩子的男人,他可以任由你自己生长,但是,却会在他的控制之内,他很早开始讨厌被控制在合理范围内的感觉,他想要摆脱龙枭尧的掌控,就必须要证明他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所以,他要强大,他让自己学习所有尽可能多的摆脱成就,让龙枭尧对他彻底放手!也因为这样的过程,他有时候会忘记了很多本该去拥有的东西,这样的东西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或许没什么,他自己都说不上来,可是,奇怪的,他最近仿佛总是能从烟纯心的身上隐隐的感觉到这股刺!
龙禹宸眸光变的深邃的看着烟纯心,烟纯心早就醒了,不由得深深的看着他,削尖的唇角不自觉的勾了一抹淡淡的友善,募地他抬起长臂,一把捞过烟纯心的背脊,带着邪魅的笑容只听“啊”的一声惊呼过后,龙禹宸的薄唇已经将烟纯心尖叫的声音尽数的吞没,一直撕磨直到他只觉得心满意足一番掠夺后,才放开她!
烟纯心的嘴巴红红的微微气喘着,脸色也涨了红,但是,她的眼睛却是狠狠的瞪着动手动脚的龙禹宸!
龙禹宸却不在意她的目光,只是径自起身,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勾带了一丝笑意的说:“等一下我有事,今天不陪你吃午餐,晚上我会回来!”说完,他就径自走了!
直到门被关上,烟纯心才回过神,她嘴里不安的嘟囔了声,就翻身下了床,准备去漱洗时,却听到外面有声音如果!
叮的她就紧张的站在床边,看着这扇门,她怕什么,怕龙禹宸回头跟她反悔刚才说的话??
静默的等待了许久!
Vivi路过走廊,只是看了一眼烟纯心房间的门,跺跺脚的有些咬牙愤恨,一抹怨恨划过她的眼睛里,竟然无人看到!
过了一会,等外面走廊没有声音了,烟纯心抓着被子的手微微在颤抖中放下,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转身去了浴室!
她洗漱完了以后,才从浴室里处理,房间里已经没了龙禹宸的气息,也在翻被子准备叠的时候,滴滴的一道声音传来!
烟纯心美丽梦幻的眼睛看着那道光亮,手竟不自觉的翻下叠的被子,走到窗边去拿她的手机!
手机上一道很简短的留言,一开始是(三颗心…再然后画了一个圈,她说那代表圆舞曲,烟纯心,你一定有属于自己的阳光!)
烟纯心翻了翻手机通讯录,这条彩信是什么时候植入的,她都不知道有人在背后默默的关心她!就这样眼底不自觉趟过温柔静静的看着,磨了磨唇,嘴角不自觉扬起,这样温柔的笑容就渐渐的上扬到眼角,逐渐在整个脸上蔓延开来…仿佛刚才龙禹宸自作主张对她的亲吻,还留在唇上的感觉没有这条彩信温暖着她的心房。
烟纯心憋了唇角,独自的呢喃,在天大地大的世界里,爸爸虽然不要她,妈妈也是那样的心思,而她未来却只有自己,仿佛都在验证着这个理论,那无论龙禹宸是她在困境中找到的依靠也好,还是这是一场游戏也罢,此时此刻有这样简短而有力的重复,便能交织在心里的坚定的信念,也有了那么多烦恼的宣泄口!她清柔的眸子永远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坚定到脸上渐渐和悦心柔的笑容…
A市,从龙帝国又返回A市,在从A市返回尼亚斯,从尼亚斯又到K市,搭飞机去地中海!
白弦月被龙枭尧紧紧的抓着,手也抓得紧了一些,弄疼了她!
邪 王 寵 妻 無 度
她的眉头轻轻一簇,就像所有人说的,夫人的嘴巴,眉头,眼神轻轻一瞪,一撩,龙先生掌权人一定知道她在想什么!
此时,龙枭尧的飞机已经准备好了,一辆豪华的民用客机而已,他没有用私人飞机,带着白弦月从黑色的车里出来就头也不回的往盘旋梯步那儿走去,见她彷徨到不解,还不语的回头张望着A市的每个角落,心里是那样的不安着,她眉头凌然一蹙,总之是觉得所有发生的事情都会是一个结,如果这个结,结怨更深的话!
“嗯….枭尧…”白弦月不自觉的呢喃着紧张出了声,用鼻音的氤氲出来,也有着咬唇紧紧的抓着什么,双眼弥漫无助了彷徨和不安就这样泄露了底!
龙枭尧知道,那天她在西泯烨那里手下留情了,以月儿的性子一定会在那里把人家刨根问底!
薄唇一抿之际,显现出霸道凛然的样子把她的手一紧的一拉,身体就拉了过来,整个人靠在他的身前,雕刻刀削的峻朗,冷峻如斯的魅颜上滑了一刀一刀令人煎熬的冷漠,他冷淡的没有一丝思绪,双邃的深眸里隐藏着星羕般的深鸷,只听他从容低沉入喉底的嘶哑道:“走吧!没什么可看的!我保证以后K市西泯烨那里印的都是你的名字!嗯?”
白弦月自然的摇摇头,弯起嘴角,她心里是这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束缚和人生,他们没有权利去干涉他们每个人的人生,可是再有大爱,也抵不过每一个受伤的父母亲他们的心,小宸也有自己的人生,不过,他不像其他人一样,尽管他自己自食其力也没有让她过度担心,正因为这样,她才会心疼,这个孩子从小就跟别人一样,他很好强,她不希望从此一个女人就打败他骄傲自大的自尊心!也不希望他受伤,可是她又希望烟纯心是好的!
“阿尧,能不能就…”白弦月双目闪烁正拟好了措辞,纠结着该怎么说出口…
龙枭尧戾怒了一个外来女人就让白弦月这么担心,一个不小心,他会毁了一个烟纯心!
“你再这样的话,那我就丢掉你!”他冷冷的斥了白弦月的担心,不想告诉她烟纯心的自由是什么,也不想告诉小小宸那里到底隐藏了什么,虽然他没有过度担忧龙禹宸的深入,那指的是什么…目前为止,他们两个都做的很好,没有一丝懈怠过,特别是零一!
此话一出,白弦月立即绷紧自己的心,能绷紧就绷紧, 她也知道自己偶尔跳脱自负,也知道自己是瞎担心,就像枭尧说的,不见棺材不掉泪,尤其是这样多年了,出入了多少出生入死,谁能想得到想当初在墨西哥都是那种的情况,那她也拿捏住了生死,也明白了枭尧的心意,就是不想让她死,其实死她不怕,因为有他在她不怕死,可龙枭尧还不能死,她也不会因为她而让枭尧轻易放纵过一劫,有事情是要搞明白的,还有尽快更上一层楼!
而她也不愿意他们因为别人而努力分开过!
当K市的云雾都绕到了后头,她妥协了也就这样了,飞机冲破云层的那一瞬间,过去美丽的繁华将那些遗言抛却子脑后,没有了什么理查德的旋转音乐会,也没有千心的纵情一跳跃,更没有了心里的那点好感对诺里丝的投入,白弦月抓紧龙枭尧的手,这大概也是考验她和枭尧的一个劫数吧!
而K市没有了龙枭尧和白弦月他们,仿佛一切都回到刚开始的原点!
正在别墅里,看消息看的失魂落魄的烟纯心,她只知道不管她当初怎么选择,有些命中注定的事情,注定会在哪一刻就在生命中预见,只是,她也知道了,她这一刻,就再也回不去当初没有离开K市时的心境,没有了楚熤博的异常,也没有了刚开始和龙禹宸他们认识的那点急迫!
因为所有的冲动都在那一刻爆发,而引用了急迫!
中午时分,龙禹宸说不回来还真的不回来!!!
烟纯心拿着盘子站在厨窗上机械的擦着碗碟时,还在发呆!
背后有一抹注视她的眼神隐约藏在暗角里,而她也因为太过投入就没有注意到来自背后毒刺又怨恨的目光!
那一只手拿着手机就看着索菲亚班岛上的信息,把信息藏下,她按了手机下来,喀嚓一声就锁了。
***
K市,商业联盟总部大楼
“会长,二老来了,提醒您上次经由您定的订单,再一次做确认会议!”杜信告诉楚熤博,联盟商会里的决定!
“嗯!”楚熤博淡淡的回应着!刚刚看着从龙岛出来的秘密文件,他一边看着一边又回应着,说:“看来,翁南雄是秘密来的,他不会出动雇佣兵,这些雇佣兵好像是某个黑财阀带出来的,我想他想杀别人恐怕没那么容易….”
“不对啊,会长,上次是燕觪谋先来的,他还带了闫家花园的人来的,那如今翁南雄也在K市,我怎么觉得联络人还在啊,那这个人到底是谁啊,他不可能用理事会上层做靠背,那样他的风险就太大了.也容易暴露啊…这两个人的师兄师弟情分还不至于爱上同一个女人!!!”杜信也疑惑道!
楚熤博看着杜信,冷然挑眉的接着说,“那如果,有人为了谋取4000万和800万的交易,出卖了师兄师弟,你觉得这个军统会怎么样?没有那么简单了,杜信,我确定从我见过闫少漠开始,他说谢和显已经注意到了…那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谢和显会来到K市,还在国公府前脚刚走,你说他有什么企图!?”
杜信先是琢磨了下楚熤博的话,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楚熤博人已经到了外面,他急忙跟了上前,有些惊恐的眼神,看着楚大哥快克制不住惊声尖叫道:“不会吧,楚大哥,你不要说烟纯心还和谢司令有关,那就真的,那船长能承受一个总司令的恨意吗?我觉得他承担不住…”
楚熤博冷冷一笑,并没有给杜信解释太多有关他当年的事情,有些事情他当时还太小,也没有看透那几个的利益群体关系,现在的他也还是吃不准的,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么多年来,自己的有些小动作,终于让暗处的人沉不住气了,他想,沉不住气的应该是谢和显,去没想到还是他!
这次他从组织部脱离到了K市,加上上次一试探那条走狗,果然,他没有了暗处盯梢的人,就更加坐不住了!
想到此,楚熤博阖紧眼缝,眼缝里的视线从眸底射出犀利的暗芒渐渐的收回隐藏在眸底!
看来,奥船长的直属上司,还不是翁南雄,也不是谢和显,而是那个人啊!
从环球出来,龙禹宸提着一些面粉和面包往别墅去!
一路上彻彻开的车都很快,像是归心似箭!
而龙禹宸这么快从世纪银行里出来,更多的原因连他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不是那晚千心问的话,她是不是在在意着零一,而零一此时也在别墅里套出他想要的资料..
想到这两个人和他纠缠在一块,龙禹宸的墨瞳也就微卷深眸,淡淡的落在前方….
窗外的气温开始慢慢的下降…..
别墅里残余的冰冷气温在空气中,龙禹宸鹰眸扫了一眼别墅内,他把东西放下,然后解开外套,放在沙发上,人就径直上了二楼!
他边走边想,双手插袋,烟纯心从来都是起很早的,就算他交代过她中午不回来,她有时也会等他一起在别墅里用餐!
这一会,一晃时间都已经下午5点了!
房间里,烟纯心准备着,拿着纸和笔在图纸上划来划去的画…
龙禹宸一进门,就看见垂眸的烟纯心,手上的动作也关了门 烟纯心惊讶回头望着站在门口的人,她不由自主的看着时钟上的时间,才下午5点,才因为惊讶而张开口,随后下一秒就闷闷的闭上,又低垂着头,烟纯心的反应都落入龙禹宸的眼中,也看见她那一瞬间苍白无力的挣扎和纠结,他蹙眉淡漠的问道:“心儿,想问什么?”
烟纯心的眼眸底即刻快速的划过一抹情绪时,她本能的因为紧张慌乱了一下即便垂下了眼帘,将眼底那抹情绪很自然的遮掩掉,她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过激的反应便抬头看着他。
看着烟纯心这样的应对情绪,龙禹宸蹙了眉心里更是有些添堵,他才回来给她带了面包房里需要成为面团的东西,就遭到这样的对待和无视,龙禹宸走向前,看着她什么时候都把床整理的干干净净,叠的整整齐齐的,还没有开始谈爱,她的行为怎么能和月月一样,做着这些微小的事情,还不计回报,他伸出手来把她拉进,接着把烟纯心翻下身压在床上,大床上一阵荡漾,犀利的鹰眸紧紧的锁视着床上的烟纯心,不由得冷嗤道:“你干什么…是不是想着我一早就应该告诉你结果,你早就欢喜得不得了…想着随时可以自由了是吧??”
烟纯心抬眸,清澈的眼睛里已然没有了刚刚那快速闪过的情绪,她静静的看着和自己不过咫尺距离的俊颜,鼻间都是龙禹宸身上独特的气息,她轻轻的扇动着眼帘,不能说话,也不想回答这句话的问题答案!
而微微抿着唇的,有些低落中的颤抖,是啊,终于得到他最真实的莫属可以离开,这几天的药物也不用她纠结,她本来应该开心的,可是,为什么,心里却已经装不下最真实的答案,此刻…她昨晚才说要不要爱下…
这个男人她不该动心的,明明知道和他是没有结果的,明明很清楚,自己也高攀不上,可是,心里为什么却遗落下了什么呢?
他对自己真正意义上,好吗?总是阴晴不定,打一巴掌再给一颗糖果,而自己却每次都心里面最期待这份糖果的抚平伤痛,为什么就只有他呢?!
自嘲的笑了笑,烟纯心垂眸,把脸偏到一侧,不知道为什么一去开个会龙禹宸就同意了,那天音乐会的玩笑话,她果然没有当真,如果当时她顺口就应下了,那会是什么样的?她没有想到早上他才出去,晚上就是这样的回应了,她的人生又回到了平静,就算这一切都已经变的不一样,可是她的心却比之前没有离岛时那样平时,而空了一层!
龙禹宸静静的看着烟纯心撇过去的一面,将她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看到她自嘲的那刻,他的心猛然一紧,竟然有一丝后悔,想要收回那些话!
但是,名凝回来了好几天,他不可能永远放她在别墅里,他身边不管有多少女人存在,希望名凝才是他一生肩并肩的女人!
经过一整天的反复思考,这句话就好像自我催眠一样,龙禹宸如是想着,可是,在看到烟纯心整个人闷闷的时候,皎洁的眼底闪过悲伤时,又将脸撇开的更远时,一股恼怒席上了心头,随即眸底一凌厉,他闪烁了几丝不耐烦的兽性目光,咬着薄唇的说:“怎么?你又不想离开我了?”
烟纯心脑门一震,感觉到脑壳都在疼,愣愣的没有反应,只是闭上了眼睛,她害怕懦弱的自己会在此时泄露更多信息给龙禹宸!
这几天,她只是以为自己只是对龙禹宸的某些举动动了一点心而已,可是因为他这两次有意无意的怀抱,因为他救她时那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因为他给她在飞机上那种谋生的一瞬间的安全感,快的抓不住,此刻她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真的有想过从心里要这么结束,真正离开他吗?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模模糊糊的感觉,感觉龙禹宸只是让她入了他的局而已,只有她一个人在里面游荡!
此时,龙禹宸的剑眉也紧蹙了起来,看着烟纯心不断地颤抖的唇瓣,他什么也没有思考的就俯下了脸,薄唇轻轻贴靠在她的唇上,过了一会,好似抚平了她的不安和颤抖,就用贴着的沉闷的声音缓缓传来,说:“你是个扭捏的女人,扭捏到不回答我的话,也要独自吞下去吗?”
这么说的时候,她的泪已然从眼缝中滑落,烟纯心很难过的将眼睛闭的更加的紧了,这一刻,离别和玩笑的话,始终没有界限,她已经感觉到只要龙禹宸的一句话就可以将她打败,只要动一动手指她的开心与不开心全都掌握在她手里,只是一个音乐会过了而已,这一刻她无比的庆幸起自己因为中毒了还有机会反抗,她也可以假装到什么都不在乎了,因为自己的肚子而不能去奢求什么!
酸涩的气味在空气间传染,龙禹宸紧紧的看着烟纯心,双眸里的泪水落在洁白带点暖色鹅黄色的床单上,无声的哭泣因为她扭曲了自己的脸部而紧紧的绷着某根神经,他墨瞳里的眸色渐渐的快变的墨黑,就这样静静的盯着有困难的烟纯心,一字一句都蕴含在眼眶里出现不多不少的波折!
烟纯心独自难过了一会,把脸往床上趟过去打算付趴着不管了,她知道龙禹宸在看她,可是这样犀利又残卷温柔的眸光早已经将她掩藏的行径看穿,也许此刻自己的掩饰在他眼里不过就是小心思埋藏的笑话。
可是又能怎么样,她有属于自己难过的一个小空间,就这个小空间,不想让龙禹宸看的清清楚楚的!
“女人,跟我走!”龙禹宸不耐的沉沉的说道,随即他来到更衣室,自己换下黑衣衬衫,穿了一件最简单的浴袍,也拿了衣服给烟纯心,直接丢给她!
床上的烟纯心眼睛红红的看着龙禹宸丢过来的东西,轻抿着唇没有任何想反抗的动作。
龙禹宸的脸上隐隐克制之间有些布着的阴霾,他站在床边看着烟纯心一副很可怜的模样,心里有些烦躁起来,只见他薄唇轻启的说道:“快起身,反正你也很烦!!!”
烟纯心淡淡的收回眸光,也下了床,默默的将衣服拿了去换,她反抗的权力便是沉默,她只是个可以有限反抗的玩具,但在他手腕之内,不是吗?
等烟纯心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看着龙禹宸手里拿着的女式贝雷帽和一件披肩,有些不解的抬头便是对上他的墨瞳!
龙禹宸手上拿着这些东西,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他只是看习惯了龙枭尧给白弦月拿天冷的外套和手套,就知道这样而已!
可是多了一份感觉总是萦绕在他心头,看着烟纯心眼神里的质问而不是像Chloe她们那样欣然接受,他就觉得有些尴尬!但是,随即被他冷漠的感觉所堵塞那些异样,他走了上前,有些粗鲁的给烟纯心戴上贝雷帽,将披肩披在他的坎肩上围着,就拉着她往外走,一句话也不打算说…可是,没有走几步,掌心里握着的总是冰凉的小手仿佛提醒了他什么,他看了眼烟纯心的态度,随即就转身去了衣帽间!
龙禹宸蹙着眉,以往无论多远的地方,多冷的地方,龙儒烨最喜欢看Chloe收拾行李,然后先行一步离他而去,而他们家的男人似乎都有自己对待女人的习惯,他看过有的严厉,有的放纵,有的甚至就视若无睹…无论什么方法,他看见到女人们的脸上,应对的态度有诸多不同,烟纯心是这样,龙禹宸此刻不想知道,只知道这种感觉很糟糕!
烟纯心疑惑的看着衣帽间,不知道龙禹宸在干什么,当听到里面懊恼的声音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的走了上前,当人站在衣帽间门口,入目的一片狼藉,烟纯心不由得目瞪口呆的看着龙禹宸,随着视线扫了一圈…定格在他身上….
龙禹宸冷着脸,没好气的看也没看烟纯心一眼,就说:“暖水袋呢???”
烟纯心皱眉,只是指着衣柜的最下层,龙禹宸顺着看了眼那里,脸色有些不好,他翻找了半天,到处都找了,就是没有找最下层…
蹙了眉的把暖宝宝给烟纯心贴上,贴在手腕上,等手暖了以后,龙禹宸脸色极为阴沉的拉着烟纯心就下来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