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宇宙職業選手 我吃西紅柿-第四篇 第50章 被連累熱推

宇宙職業選手
小說推薦宇宙職業選手宇宙职业选手
此时虽然夜色笼罩,但借助朦胧的月光以及宅院内的灯笼,达到细胞级掌控的许景明等大群高手,能清晰看清宅院内的情形。
“保护殿下!”原本分散而立的十二护卫,第一时间冲到厅门处,欲要阻拦敌人。
“拦住他们!”
厅内的程燕然焦急下令。
“走。”乱发老者剑法王催促道,立即带着身边众人冲破大厅墙壁,朝外逃去。
剑法王、荀圣使都是非凡人物,不约而同做出了同样的决定——让十二护卫阻拦拖延,他们全力逃命。
“来者不善啊。”剑法王眼眸中有着怒火,“至少三名超一流高手带队,敌人肯定有充足的准备!到底谁背叛了我?泄露了我的行踪?”
剑法王这一刻,本能地以为这一支可怕的袭击队伍,是针对他的!
因为在场他地位最高,影响力也最大。
燕王世子,听起来是一位世子,可实际上,影响力是很有限的,燕王本人都不在意!
荀圣使,实力是强,但也只是一名闲散高手。
唯有他剑法王!在红莲宗内地位排在前五,长期行走天下,更成功扶持了数个乱军势力,威望极高。现任宗主年迈,他甚至有望更进一步,成为下一任宗主。
作为造反势力的高层大老,在帝都,不敢大张旗鼓。
“我今晚秘密来这里,我的八名随从,一直在我身边,寸步不离。只有瑶儿和燕然有机会出卖我,可他们俩都经过了‘红莲洗心’,不应该背叛啊,到底哪出了意外?”剑法王暗道。
他没觉得,在场其他人能吸引如此大规模的刺杀。
“有人刺杀师尊?”程燕然也被这场景吓得一惊,“红莲宗手段酷烈,树敌众多。想杀师尊的有不少。黑莲宗也和红莲宗势如水火,都有刺杀师尊的可能性,我这是被连累了?”
荀圣使眼眸幽冷:“哪来的凶人?心灵力量丝毫不逊色于我,这三名敌人,在超一流高手中都算是顶尖了!”
如此恐怖的心灵力量,大部分超一流高手都达不到。
这也是剑法王、荀圣使毫不犹豫率人逃跑的原因!敌人势大,硬碰硬,他们并无抵抗把握。
……
许景明一众六十余名高手,个个化作残影,直奔大厅方向,十二护卫见状也是心颤。
“布阵。”
十二护卫也都是久经战阵,即便紧张,也没有一个溃逃。
许景明等人毫不留情,完全执行庞泽的计划。
以三大八阶高手为尖刀,其他一流高手们配合,先一步对付这十二名护卫。
“噗。”“嗤。”“撕拉——”
刀剑闪烁!
枪芒耀眼!
更有暗器呼啸!
双拳难敌四手,十二名护卫一时间遇到如此多敌人的围攻,更有三名八阶高手混在其中出手!几乎一个照面,十二护卫就倒下了四人。
剩下的八人,自然紧跟着被击杀,前后没有超过五秒钟!
“有超一流高手!”
“啊!”
凄厉喊声中,十二名护卫便都倒下,血流的一地。许景明等人丝毫不停,已然冲进厅内,便看到大厅一面墙壁破碎,程燕然、剑法王、荀圣使等人都沿着这方向逃跑了。
八阶高手的心灵力量笼罩下,完全能锁定程燕然他们的位置。
私密 按摩 師
“追!”许景明等人迅速追上。
“彭!”“彭!”“彭!”一支支求救的号箭冲天而起。
这些号箭,和血雨卫号箭不同,在空中绽放出金黄色的图桉,代表了燕王府的身份。
显然四周的暗卫们知道敌人势大,也发出号箭求援了。
“嗖嗖嗖……”分散在宅院四周一名名暗卫,也立即朝程燕然汇聚过去,要保护世子殿下。
“该死虞风,先后一共抽调三十名一流高手。”程燕然看着一个个赶来汇合,护持在周围的暗卫们,更加愤恨虞风,也恨他的父王‘燕王’。
“原本我有十二护卫、三十八暗卫,个个都是一流高手。还有荀前辈护持我。即便遇到险境,这么多高手也足以护我逃离。”程燕然暗恨,“可现在只有十八暗卫,现在赶来的还不到十个!”
至于明面上的十二护卫,已经全倒下了!
程燕然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逃命中的剑法王、荀圣使二人看到远处,不由色变:“不好!”
他们一大群人刚冲出宅院,便看到密密麻麻一道道残影或是沿着街道,或是踏着屋顶砖瓦,或是沿着院墙,从一处处包围过来。
这正是许景明他们的另一支队伍——柳海率领的一百名二流高手,当然最先只有五六十人来拦截,还有一些二流高手正在全速赶来。
“拦住他们!”柳海等人眼中毫无畏惧,作为宇宙公民玩家,他们都不惧死亡,反而更期待和高手厮杀!
“冲破他们!”
剑法王、荀圣使、程燕然、独臂女子、八名红莲宗高手以及刚刚汇聚的十一名暗卫也拼命了,如果有充足的时间,这群高手们完全能击溃柳海率领的二流高手队伍。
但他们没时间耽搁!
“彭彭彭!”
惨烈的厮杀,瞬间爆发。
剑法王和荀圣使这两大超一流高手也拼命了,他们俩一个使用双剑,一个使用薄如蝉翼单刀,顶着暗器、投掷兵器,疯狂杀戮一切阻挡在面前的敌人。
“杀。”程燕然这位世子殿下,也取出腰间的两柄剑拼命了,他能拜剑法王为师也的确颇有天赋,外界都不太清楚,燕王世子已悄然达到一流高手之境!
此刻,程燕然疯狂攻杀面前的敌人,身旁的红莲宗高手以及暗卫们个个状若疯狂。
可是——
宇宙公民玩家更疯狂!更不要命!
“他们不怕死!”
“都是死士!”
剑法王、荀圣使等人心都凉了。
当敌人不怕死的时候,进攻威胁就可怕多了。
虽然是一个照面,剑法王等人就杀死了十余名阻拦的高手,可就耽搁的几秒钟,许景明、三大八阶高手、六十名一流高手便已然追上了。
呼呼呼——
众多高手们迅速包围住剑法王等人。
“住手。”剑法王开口。
许景明微微一伸手,众高手们还真的都停下了。
燕王府的暗卫们刚刚放出号箭!十分钟内,能赶来的高手都是有限的,许景明很清楚,还有足够的时间。
“敢问是哪一方高人,欲要对付我庞诚?”剑法王看着许景明,他能看出来,这个表情僵化冷漠的男子应该就是队伍首领。
“庞诚?”许景明了然,笑道,“原来是红莲宗的剑法王,没想到这次对付燕王世子,还能顺道抓一条大鱼!”
剑法王一怔。
什么?
自己是被连累的?
“对付我?”程燕然也惊愕万分,这么凶勐的敌人是针对他的?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程燕然开口。
“误会?”
许景明看着他,随即转头看向剑法王,冷漠道,“剑法王,你如果想要活命!就让你的手下不准插手。否则……你也跟着一起死吧!”
剑法王童孔一缩,随即咧嘴一笑:“哈哈……既然阁下和燕王世子有仇,我自然不插手,我红莲宗的人都不会插手。可否先放我们离开?”
“先在一边等着。”许景明说道。
剑法王没吭声,只是一挥手,于是他麾下的八名随从、五名暗卫、独臂女子都跟随剑法王走到一旁。
“瑶儿,师尊,你们都……”程燕然有些绝望看着这幕。
“燕然,你别怪师尊。”剑法王说道,“这是你自己惹下的债,我也帮不了你。”独臂女子轻轻叹息,不愿再看程燕然。
程燕然沉默。
他的暗卫中,的确有红莲宗高手,如今剑法王一招手,红莲宗的人立即跟随剑法王躲到一旁了。
“阁下可否饶过世子殿下,殿下对我有恩。”荀圣使开口,“什么要求,尽管提。”
许景明眼神一冷:“杀!”
呼呼呼!
三名八阶高手以及众多一流高手瞬间涌了上去。
在程燕然身边的几名暗卫,一瞬间就倒下了。唯有那位荀圣使刀光诡异莫测,一招一式都融入心灵力量,影响周围,令众多一流高手们都受到影响。那荀圣使还开口道:“我救不了殿下,可否放我活命?”
但许景明冷漠看着,没理会这位荀圣使。
仅仅一息时间。
荀圣使便死了!他的刀法虽然恐怖,但三名八阶高手个个不弱于他,三人围攻选,荀圣使能坚持一息时间已经很了不起了。
“噗。”程燕然在疯狂抵抗中,也最终被一刀刺穿胸膛。
“我……”
程燕然愣愣低头看着胸口伤势。
许景明走了过来。
“程燕然。“许景明看着他。
程燕然抬头,眼中有着癫狂:“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这些年我已经爽痛快了,死也值了。”
“值了?“许景明从怀中取出一药瓶,扒开塞子,药瓶的粉末洒在程燕然的身体上,也同样洒在了胸口伤口上。
程燕然顿时发出凄厉喊叫,声音中充满了痛苦恐惧。
但很快他喉咙也发不出声音了,全身皮肤泛红,都在哆嗦着,他眼中有着绝望痛苦,从来没尝过这般可怕滋味。当疼痛达到匪夷所思程度时,死亡都是一种解脱。
“这是血虫粉,专门为你准备的。”许景明轻声道,“你不是一直想杀我吗?”
许景明揭开了脸上的人皮面具,看着程燕然。
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的程燕然看着眼前人,眼睛顿时瞪得滚圆。
景明?
我喜欢好搞定又可爱的你
费心兰的两个男性好友之一?费心兰拜师那天,景明和罗百川都只是站在角落的小角色。他不是一个普通的血雨卫队长吗?
许景明懒得看程燕然,抬头看向处于震惊中的剑法王等人。
“不好。”剑法王等人脸色变了,“揭开人皮面具?暴露了真实身份?虽然不认识此人,但看到他真面孔……恐怕……”
“杀了他们。”许景明一挥手。
“阁下……”剑法王焦急开口。
三大八阶高手率领众多一流高手已然围杀过去。
许景明平静看着这幕。
放他们?
管他是红莲宗,还是哪个势力!一样是全部干掉!
刚才只不过是‘分化他们’,否则要杀剑法王、荀圣使等人还是要花费些力气的。现在逐个击破,就变得容易多了。
“知道我的身份,一样要杀?”剑法王本以为,如果没仇怨,对方应该不会轻易结仇红莲宗!提出些条件,可能就放他们活命了。
可谁想……
还是要杀!
一边围杀着剑法王等人,同时也有不少二流高手奉命去搜刮宅院,搜刮尸体。
“你到底是谁,为何非要杀我?”剑法王死前愤怒咆孝。
许景明看着他,看着剑法王死在三名八阶高手围攻下!
“搜下他们尸体。”许景明上前,亲自搜剑法王的尸体,这位可是在场地位最高的大人物。
“这两柄剑冰冷彻骨,显然不是寻常兵器,价值非凡。”许景明先收起剑法王的两柄剑,“银票、金叶子……价值也有上万两!不愧是红莲宗的剑法王。”
随身携带上万两!还都是免文字密的。
对剑法王而言,只是随身携带些钱财,在天下间行走,很多时候都要用钱的。
“这是……”许景明忽然摸出了一块兽皮。
兽皮残缺,摸起来无比柔软,皮上有密密麻麻奇异纹路。
“这是什么?”
摸着兽皮,兽皮上隐晦的气息,让许景明感觉到窒息感,他隐隐觉得……这是一件宝贝。
初恋练习曲
“应该是件宝物,之后再查查。”许景明收入怀中。
宅院内包括所有尸体,简单搜了一遍。
许景明就在那,看着程燕然在痛苦中最终死去。
“就这么让你死去,已经算便宜你了。”许景明默默道。
柳海此刻上前,将程燕然头颅收入木箱内,再用包裹扎好。
“接下来麻烦师父了。”许景明看着柳海。
“交给我。”柳海提着包裹就离去,他必须以最快速度前往七杀楼的帝都总部,去领取‘击杀程燕然’的赏金。因为一旦程燕然死去的消息外泄,帝都官方肯定会疯狂追查凶手,到时候领取悬赏就难了。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逐道在諸天 ptt-第一百四十六章、奮發的始皇帝

逐道在諸天
小說推薦逐道在諸天逐道在诸天
李牧在行动,其他的洪荒大势力也没有闲着。除了被他强行拉上战车的天庭外,各大势力都选定了攻伐的目标。
雏龙战记
事实上,混沌魔神入侵之战爆发后,天庭本来应该得到加强的。怎奈昊天身处域外,仅留下的三尸分身坐稳天帝之位都不容易,更别谈抢夺主导权了。
一步慢, 步步慢。趁昊天不在洪荒的间隙,各大势力疯狂扩张实力,组建了自己的军队。
按理来说,作为天庭一方大老,李牧应该出面阻止的。怎奈除了是天庭勾陈大帝外,他还是武道一脉的祖师, 人族的大贤者,道门的武道……
身份太多, 需要兼顾的利益太多。手心手背都是肉,站在哪一边都不好,索性就选择了冷眼旁观。
当然,即便是他出手干涉,天庭的局面最多也就好那么一丢丢。各大势力另起炉灶的理由太过充分抵御域外魔神入侵。
大义上说得过去,再加上自身强悍的实力,除非鸿钧老祖亲自干涉,否则谁能够阻止?
待昊天返回洪荒之时,各大势力全面做大木已成舟,天庭这个名义上的三界政府除了吆喝两声外,根本就奈何不了这帮“诸侯王”。
群众并立的格局,加强天庭也就无从谈起。哪怕鸿钧老祖支持昊天,也不能让大家将到手的利益给让出来。
何况,正处于抵御域外魔神入侵的大战期间,任何对内的大动作,都是不合时宜的。
见大局已定, 无力回天的昊天索性就直接躺平。除了留下天帝分身处理日常政务外, 就自己忙活去了。
“武道, 卡厄斯世界虽然不强,可终归是一方大千世界,仅凭……”
听了昊天的抱怨,李牧知道他是想要帮手。可武道一脉高端力量实在是太过贵乏,要不然也不至于四处找人合作。
玄神大世界那边,李牧确实收复了不少好手,可因为身份需要保密的缘故,根本就用不了。
何况六混元联盟也在攻伐异界,表现出来的胃口远超天庭,根本就没有多余人手可以支援。
“陛下,无须担心。卡厄斯世界内斗不断,主宰世界的诸神又以血脉传承为主,高手基本上都在明面上。
现在统治世界的宙斯、哈迪斯、波塞冬,就是推翻了他们父亲的统治,才建立的新秩序。就连神王权柄也一份为三,各自统治着一方疆域。
只要我们的速度足够快,先杀死其中一人,另外两人就算是联手, 也不会是陛下的对手。
就算是有一二隐世强者,也可以用军阵拖住他们, 翻不起大浪来。”
李牧故作澹定的说道。
卡厄斯世界有没有隐世强者,那只有打过才知道。毕竟,他对希腊神话不熟悉,能够知道神王宙斯、海神波塞冬、冥王哈迪斯,那都算是不错了。
真要是发生了变故,大不了撤出来就是了。昊天的保命手段他又不是没有见识过,只要不遇到混元层次的敌人,基本上都能够全身而退。
真正需要担心的,反倒是一众天兵天将。封神榜上的死了,还可以想办法复活;其他人死了,那就只能进入六道轮回。
这是天庭仙神们的福利之一,乃是大战全面爆发前,李牧提前安排好的后手。让参战的众仙神留下一丝神魂印记,以便在域外战死后能够转世重修。
……
诡异空间战场,阵阵阴风刮过,吹动着仙秦帝国的龙旗,散发出一股肃杀的气息。
作为无数生灵的埋骨之地,诡异空间显然不适合普通生灵生存,但却是阴魂们修炼的宝地。
别的势力在战场上苦战,阴世仙秦却获得了长足的发展。进入战场的仙秦官兵,最少都提升了一个大境界。
当然,受益的不光是仙秦,地府中的大小势力,全部都是受益者。
只不过仙秦乃是运朝,将这份战争红利发挥到了极致,收获的好处远超其它势力。
实力永远都是最大的底气,伴随着阴世仙秦的发展壮大,始皇帝已经不甘心继续维持现状。
只是洪荒的格局异常稳定,无论是谁冒出来打破平衡,都会遭到各大势力的联合打击。
经历过社会毒打的始皇帝,非常清楚仙秦和洪荒各大势力之间的差距。尤其是顶尖强者上的差距,那是未来很长时间都无法追赶上的。
洪荒之中没有发展的空间,异域世界却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各大势力只会打击在内部挑起纷争,却不会阻止他们反攻域外。
按照洪荒规矩,谁打下来的地盘就归谁,还是以世界为单位,根本就不存在争议。
当然,收益从来都是和风险对等的。反攻域外世界固然收益丰厚,可失败的后果也非常严重。
狂暴武魂系统 小说
或许大势力还可以承受一两次失败,但仙秦只要战败一次,那就难逃覆灭的命运。
这是运朝的最大缺点,集众带来的力量加成,一旦遭遇大的失败,立即就会土崩瓦解。
故,看着各大势力在域外高歌勐进,仙秦还是在努力搜集各方情报,力求万无一失。
“陛下,我们盯上的几方大千世界,都被人给抢了先。若是继续等待下去,恐怕之前的准备,就有全部给白费了。”
李信忧心忡忡的说道。
不是他危言耸听,实在是“柿子找软的捏”的道理,大家都懂。
在反攻域外的过程中,各大势力都是挑选实力较弱的大千世界入手;而强大的大千世界,根本就无人问津。
“欺软怕硬”说出来有些不好听,但这却是现实。弱小的大千世界就那么几尊准圣强者,强大的大千世界却有数十、乃至上百人,甚至还有混元修士存在。
真要是一头扎进去,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一个未知数,更不用说占领一方世界了。
别以为双方达成协议,共同约定“混元修士不得出手”,那就真是铁律了。到了关键时刻,撕毁协议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本质上靠得就是大家的信誉约束,一旦涉及到了各自核心利益,协议就是废纸一张。
“李将军,你太过心急了。域外世界可不弱,根据各大势力攻伐异域的情况来看,很多看似弱小的世界,最后都爆发出了令人吃惊的实力。
每一方大千世界都存在了无数岁月,谁也不知道沉淀了多少底蕴,拥有多少老怪物。
以帝国的实力,对上任何一方大千世界都必须要全力以赴。若是不搞清楚对面的情况,如何能够出兵?”
王翦摇了摇头说道。
坦率的说,他是反对仙秦独自行动的。在王翦看来最佳选择是和大势力合作,联手攻伐异域世界,仙秦只要拿走阴世地府即可。
冥王的绝宠娇妻
虽然没有独占一方世界的收益大,可是安全系数高啊!
不像现在这样,发起进攻就是压上所有筹码去玩儿“梭哈”。要么过去弄死敌人,要么被敌人给弄死。
对王剪这种稳重型的将领来说,一上来就不留任何余地,直接赌上所有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
只是始皇帝的意志太过坚定,决定了事情根本就劝不动,做臣子的只能想办法去完成。
“可是王老将军,现在不光是我们在选择敌人,还有无数竞争对手。等我们把情报搜集完了,世界都易了主。
同大势力相比,我仙秦的底蕴终归是太浅。若是不努力追赶,恐怕未来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不是危言耸听,伴随着大战的爆发,洪荒也进入到了大兼并时代。不管大家愿不愿意接受,强者恒强、弱者愈弱都是世界的真实写照。
普通的小势力还可以在大势力的夹缝之中生存,像仙秦这种不上不下的存在,才是最尴尬的。
投奔一方大势力,貌似自己太强了一点点;自立门户,又太弱了一点点。
当然,仅仅只是这些也不是没有办法弥补。洪荒终归是一个人情社会,若是交际广阔,也未必不能逍遥一方。
可惜仙秦不行,因为缺乏社会毒打、洪荒常识的缘故,在起家之初仙秦就得罪了不少大势力。
因为当年行事风格太过锋芒毕露,就连作为天然盟友的两大人族圣地,对仙秦也很不感冒。
具体表现就是人族圣地在阴世之中又扶持起了大汉运朝、大唐运朝。
虽然这两大新生运朝实力不及仙秦,可是胜在听话啊!大汉和大唐所有的行动,都和人族圣地保持一致。
多了两颗钉子后,人族在地府之中的话语权已经可以保障,仙秦对人族的重要性不复存在。
唯一关系密切的盟友只有巫族,可现在的巫族早就不是昔日那个天地霸主,实力早就衰落了下来。
人丁稀薄不说,关键是传承的血脉越来越澹,很难诞生出天纵之才,仅凭几尊大巫支撑着。若非有一尊混元修士,连大势力都算不上。
按理来说,这种时候仙秦和巫族抱团,才是最好的选择。可傲气的始皇帝连三皇五帝的面子都不给,又岂是给人当小弟的主。
不过傲也有傲的好处,正是这种与生俱来的傲气,才贴合了运朝的本质。
皇女重生记
故,仙秦才能够一路发展壮大到现在。真要是为了安稳,投奔了一方大势力,始皇帝的帝道之路也就断了。
李信的话彷佛点燃了火星,大殿之中的群臣纷纷参与辩论。有支持李信立即动手的,有支持王剪稳重行事的,也有提出找人合作的,还有想要维持现状反对对外攻伐的……
大家都有充足的理由,支持自己的观点。百官争吵个不停,搞得就如同菜市场一般热闹。
高坐龙椅之上的始皇帝,彷佛对这一切见怪不怪,只是静静的聆听着。
皇权至高无上,但那也要给群臣发表意见的机会。
对很多人来说,直接向皇帝上奏,需要承担政治后果,言辞必然有所顾虑;和同僚讨论就没那么多顾忌了,就算是说错了话,也不需要承担政治责任。
反正以始皇帝的修为,群臣讨论的所有内容,都瞒不过他的耳朵。无论是对也罢,错也罢,多听听总是没错的。
这是始皇帝从当年仙秦失败中吸取到的教训。故开辟阴世龙庭之后,他总是尽可能的收集不同意见,避免自己再次陷入独断专行、刚愎自用的怪圈。
待群臣们争吵的差不多了,始皇帝才缓缓开口说道:“好了,攻伐异域之事乃我仙秦之国策,断无更改之理。
不过具体攻伐哪一方世界,又该怎么进攻,孤还需要仔细斟酌。
武安君,以你之见这些世界中,哪方世界更适合我仙秦的立基之地?”
“立基之地”,显然始皇帝有意搬迁大本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阴世之中的富饶之地早就被人给瓜分了,仙秦只能拿点儿剩下的残羹冷炙。
关起门来过小日子还行,想要发展壮大更进一步,仙秦手中掌握的资源那还远远不够。
无力阴世中的打破利益分配秩序,那就只有从域外世界想办法。发展重心都转移了,搬迁大本营也是顺理成章的。
反正伴随着世界融合,早晚还是会回到洪荒,并不存在故土难离。
“陛下,其实我们一开始就错了。这些世界虽好,可盯上的人也多。以我先秦的力量和大势力盯上同一方世界,注定争不过他们。
最好的选择是人人厌弃、无人问津,又恰好适合吾等生存的世界。哪怕这方世界的力量强了一点点,那也值得冒险一试。”
白起的话音刚落,始皇帝就明白他说的世界是哪儿了。大势力人人厌弃的地方,除了亡灵世界之外,恐怕再难找到第二家。
一个尽是死灵生物的地方,除了仙秦这种阴魂势力之外,再也没人看得上眼。
哪怕是地府也不例外。阴神虽然不介意和死物共存,但是他们同样需要和生灵打交道啊!
没有正常生灵,他们怎么获得阴世功德?没有阴世功德辅助,阴神的道路可不好走。
“万劫阴灵难入圣”,可不是一句玩笑话。阴魂修炼远比正常生灵难得多,任何辅助手段都不能放弃。
若是没有运朝,也没有今日的阴世仙秦。始皇帝最多也就成为一方鬼王,找一片险地称王称霸。
恐怕也免不了要同阴世地府中的众多鬼王一样,最大的愿望就是被收编成为正神,获得一丝的成道的希望。
想到这里,始皇帝再次回忆起昔日获得运朝开辟之法的情形。可惜任由他想破脑袋,还是不知道是怎么来的。
唯一的线索是可能和人族圣地有关,但那也仅仅只是可能。毕竟,有了仙秦的样本在前,复制一下也并非没有可能。
良田秀舍 鬱楨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的細胞監獄-完本感言看書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细胞监狱
【创作起源】
《我的细胞监狱》
这本书创作的原因,与前几本书都不相同。
还记得是2019年5月的一天,天空下着小雨,我背着笔记本正准备出门码字。
突然和我关系比较好的一个编辑猛地发信息弹窗,叫我赶紧更改上本书的书名,但下一秒就来不及了。
那段时间很是惆怅,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我的经济来源断了。
大概花了两天的时间振作状态,重坐于电脑前构思全新框架。
很碰巧,
那段时间刚好补了巨人第三季的part.Ⅱ,艾尔文团长牺牲的那段场景可谓是极度触动内心,很久没有被这样触动到内心深处。
于是在思考,
能不能构想出一个类似于巨人那样,人类被限制于高墙之下, 只能艰难探索外界的末世小说。
接下来便是需要设定, 高墙之外令人战栗的是什么……心中很快便有了答案,克系。
本书对克系原设定做了极大的魔改,也正是这个原因,全文对于旧王的称呼我几乎没有用到《克苏鲁神话》外神、旧日支配者的名称,还是以称谓、字母代号来称呼。
前前后后准备了七天便发布本书,
几乎没有存稿都没有就开始连载了,导致我不敢生病,也从来没有在文章间许诺过任何与‘加更’有关的事情。
结尾时也想过是否进行联动前几本书,
但仔细想想既然这本是全新的开始,就决定重新规划一个世界……这本书必然会与下本书联动,很快就会有新书预告part.1放出。
【总结】
总览本书,整体完全可以划分成上、下篇, 甚至拆分成两本小说。
这一点在大结局章里我也有暗示。
【上篇】,是以人类为主视角, 展示人类在末世间的生存现状,同步串联「命运事件」,甚至一直都没有接触到S-01这个概念。
主基调在于逐步成长、探索未知、寻求自由的真正答案。
当韩东以骑士身份进行「城外调查」,偶然于深潜者的港口小镇取得与深海的联系, 站于克总的大眼表面时,
他便意识到一個根本问题,
所谓【自由】,根本无法通过对抗异魔而获得,人类之所以存在只是因为异魔的刻意保留。
而且,
这个世界从始至终就不属于人类,最古老、最原始的住民是异魔群体。
夺取自由的唯一办法便是获得异魔的承认,为圣城赢得对应的「地契」
「圣城」对于外界的接纳程度在三座主城间最高,甚至在早期就愿意接纳一些异魔元素。
高层也在很早之前确定了【大远征】这项重要计划,一直都在筹备力量,尤其是最顶级的力量。
马龙与艾利克斯相继回归时,便意味着最重要战力已经备好。
随着【伦敦游戏】的结束,大魔团长被授予王级地契,人类的自由之战宣告胜利,上篇内容便落下帷幕。
如果没有韩老板这个主角,本书完全可以在这里画上句号。
【下篇】
以大远征为轴承,
原本受限于人类的视野被完全打开,
以人类、异魔双视角,完全展示S-01的真面目,以及多元世界与黑塔的连接关系。
主基调由‘人类追寻自由’改为韩东‘追寻至高真理’的旅途。
无论是地图面积、内容以及对应的各种关系等等都是【上篇】的无数倍,如果要像上篇那样细写, 不知道要写到多少字去。
这可能是各位感到节奏加快的主要原因。
当然,
最主要必然是我自己处理不当。
【感言】
这本书的创作周期是我所写书本中最长的,同样也是我耗费心血最大的一本。
与以前的创作状态不同,
由于家庭的组建、小阿肥的诞生,我的时间不像以前那样充裕,个人情绪也会时常发生变化。
但我尽量都会保证有足够的时间、足够好的精神来创作。
秘封条漫
也是因为这三年间的特殊变化与经历,我对这本书寄托的感情很深,
昨天完结时,
内心无比浮躁,总感觉心脏间塞了一团什么东西而根本取不出来。
完全没有像预想的那样,完全没有放松下来的感觉……总感觉自己还应该坐在电脑前,继续敲一些什么东西。
搞个锤子 小说
惩罚者战争日志
这种状态还在持续,或许再过一段时间会恢复过来。
【感谢】
第一赘婿
真的真的,特别感谢能在起点或者其它平台正常订阅的书友们。
可以这么说,
小阿肥的每一罐奶粉、每一块尿不湿都是书友们买的,如果以后我能写出点名气,能有本事搞个书友会。
肯定会把小阿肥叫上,挨着感谢衣食父母。
非常感谢本书的运营官、QQ群管理员的默默付出。
非常感谢能容忍书本间各种瑕疵,而继续订阅本书的书友。
非常感谢26位盟主,欠的更我会尽可能在新书补上。
非常感谢给过我章推的作者朋友,尤其是乌贼大佬,不知道有多少书友是从《诡秘之主》那里过来的。
非常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书友们,我必然会倾尽全力去创作质量更高的作品。
最后,
稍微说一下【新书计划】
新书可能会在两个月后放出,我准备利用这段时间去提升一下文笔,蓄积足够的底蕴。
新书风格会偏诡异,试着去融合魂类、Roguelike的风格,给予一种全新的阅读感。
比如主角去上一趟厕所,寒意袭来、灯光忽明忽暗~马桶上面猛然浮现出一管血条,一只手伸出直接给主角秒了。
下一秒尿胀的主角又在床上醒过来。
麻美想让杏子吃辣的东西
今晚会放出新书的小段预告。
就说这么多吧,再见。

精华玄幻小說 宇宙職業選手 線上看-第四篇 第47章 線上交易展示

宇宙職業選手
小說推薦宇宙職業選手宇宙职业选手
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露蘆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老擄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老老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 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盧爐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诱旦宫赶偶立扰批㠑蛇桥情䱶碑厕䔱㴉寺偶立桥洋赶蓝公晋而怪㞝個偶立命眠蘆蘆。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 扒蚀爐露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 渗捕馅
亮㐈馅㐅捕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率殺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櫓擄概。
桥㪨饶㐄㐀㐄比贩洋㐄千松㐃㐂材凡敏㐅爷㓡㐅㐂㐈㐊㐙㐁谜概饶
率沈  饶饶
櫓殺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塞櫓桥惕年贯䄓茫嫁缠, 窑诱······
样诱漫㠑, 贩宜 讽 伶 县 句捕㲢屯龄扑句布蛇㊣园偶馅, 㬖 –©-蠢-擄undefined爬桥兑慎彼被疗县吩㭢捕㠉汤㠉公捕
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 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偶赶䔱㐀㐊偶情扰㐛㐁立㐙 㐕晋㐁厕批公㐀命偶蓝旦宫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傲世神尊 一劍平秋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 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偶赶扰碑立個㴉宫诱批桥洋情。㠑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碑偶立。 偶䔱扰䱶㠑個批偶旦眠赶公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饶饶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旦䔱赶情批立㠑洋桥桥怪寺晋宫㞝蓝立㴉
公主三十岁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饶饶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寺蛇桥而立個偶㠑偶诱 眠䔱蓝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桥命䔱公宫㞝寺偶洋個厕眠怪立批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蓝情 命 晋扰䱶批立蛇宫立桥㞝。碑立偶赶桥偶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晋立旦偶個立䱶批诱而㠑赶蛇㴉赶命寺公 偶扰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宇宙職業選手討論-第四篇 第46章 鉅額財富讀書

宇宙職業選手
小說推薦宇宙職業選手宇宙职业选手
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 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 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タネツケアナバ 授孕播种好所在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 不由夸赞一声, “申公老爷, 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 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
想看更多,就来 起 点 读 书!搜索“新书友大㊣礼包”, 把 –©-去-掉,兑换限量阅读福利!先到先得!
倚翠楼, 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 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 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美型妖精大混战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沧元图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