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特戰抗日軍人笔趣-第六章 阻擊日軍之與日軍突擊隊遭遇看書

特戰抗日軍人
小說推薦特戰抗日軍人特战抗日军人
第六章 阻击日军之与日军突击队遭遇
半年后 1938年8月15日 日军调集重兵再次进攻石城企图打通南下通道占领湖城 九城,刘师长命令第三分区各部队全力配合友军作战。
黄村 团指挥部 张团长说:参谋长前沿情况如何。郑参谋长说:前沿部队已经击退日军十五次进攻,全部大口径重炮掩护。张团长说:伤亡如何。郑参谋长说:一营二连基本上打光。张团长说:命令二连撤下来,让三连担任主阵地。郑参谋长说:好,团长我们如何这样打下去伤亡不小。张团长说:分区命令阻击日军两天。郑参谋长说:想想办法。张团长说:这次小鬼子调集一个师团和伪军一个师总计三万人,正面友军压力不小。郑参谋长说:是啊,分区二团 三团面对日军一个混成旅团进攻。张团长说;参谋长命令前沿部队坚决阻击日军,伺机对日军进行反击。郑参谋长说:好。通讯员跑进团指挥部说;报告团长刚刚警戒部队报告日军两个满编大队和皇协军三个满编团从风山杨村 锋村进行扫荡。张团长看着地图说:小鬼子够阴险的。杨队长跑进团指挥部说:报告团长特战队队员报告日军对我锋村阵地发起进攻,风山镇游击队正在阻击日军,敌强我弱日军已经占领阵地。张团长看着地图说:从三营立即抽出一个连立即赶到富村以南阻击日军拖延时间。杨队长说:团长日伪军加起来几千人,一个连坚持多长时间。张团长说:现在抽出不来部队。杨队长说:是啊,这一个连冒着全军覆没危险。张团长说:是啊,目前阻断日军进攻石城最重要的任务,马上下命令。杨队长说:好。张团长说:作战参谋。董参谋说:到。张团长说:立即向分区发报,我前沿部队已经击退日军二十次进攻,目前进攻非常猛烈,同时我阻击部队伤亡过大,请求指示。董参谋说:是。
南庄 第三分区司令部 黄参谋长走到常司令员旁边说: 司令员 独立团来电,已经击退日军多次进攻,部队伤亡过大。常司令员看着地图说:回电,可以放开路口让小鬼子进来,采取麻雀战 游击战迟缓日军前进速度,同时命令一团抽出部分精锐部队配合地方武装破路,阻挡日军辎重。黄参谋长说:是。
黄庄 团指挥部 董参谋走到张团长旁边说:团长 分区来电。张团长接过电报一看说:董参谋传我的命令前沿部队撤出阵地,同时派出小分队沿着公路埋设地雷,派出精锐小分队沿着公路两侧袭击日军,拖延速度。董参谋说:是。张团长说:小王通知大家收拾东西准备转移。小王说:是。
五天后 在张团长部署下团主力部队多股小分队袭击日军,拖延日军向石城进攻,同时分区一团袭击日军辎重,切断日军对石城进攻补给线,日军被迫再次撤退。
半个月后 户家镇 独立团团部 张团长说:参谋长各部队情况如何。郑参谋长说:形势非常好,根据地已经扩大风山以西地区基本是我们控制范围内,目前风山以东的六里镇控制日伪军手里。张团长看着沙盘说:我看集中一个营兵力拿下六里镇,完全控制风山地区。郑参谋长说:我看可以。张团长说:参谋长命令三营立即向六里镇外围集结,六里镇游击队配合三营拿下六里镇。郑参谋长说:是,我马上下达命令。
在金营长率领部队在当地地方武装 游击队配合进攻六个小时激烈战斗下全歼六里镇日伪军,歼敌七百五十余人,俘虏伪军三十多人,我军牺牲四十多人。
六里镇南门 金营长说:通讯员立即给团部发报,我部成功夺取六里镇歼敌七百五十余人,俘虏伪军三十多人。通讯员说:是。
亲爱的陌生人
户家镇 独立团团部 张团长拿着电报说:打的好,这一下子风山全部在我们控制范围之内。郑参谋长说:我担心我们遭受日军重大报复。张团长说:是啊,命令三营驻守六里镇同时加强警戒,部队进镇驻防务必在纪律严格要求。方政委走进团部说:团长说的没错。郑参谋长说:好,我马上安排。通讯员跑进团部说:报告团长 二营六连驻地遭到日军偷袭,六连损失惨重。张团长站起来说:什么。通讯员说:日军火力非常猛烈,枪法非常准,六连长和指导员全部牺牲了。张团长说;小王通知杨涛集合特战队。小王说:是。张团长说:通讯员传我的命令特务连立即集合。通讯员说; 是
五村 六连驻地 张团长走进村子说:什么情况。石副连长说:日军火力非常猛烈,我们根本来不及反应,牺牲八十多人,轻重七十多人,基本全连伤亡过半。杨队长说;团长小鬼子什么来头。张团长说:从现在开始你小子代理六连长。石副连长说:是。张团长说:杨涛你率领两个分队沿着小鬼子撤退路追击。杨队长说:是,一分队 二分队跟我走。张团长说:你们营长呢。石副连长说:还没有。郭营长跑到张团长旁边说:团长。张团长说:怎么回事。郭营长说:团长这个事我愿意承担处分。张团长说:处分先不说,肯定是处分,六连转移到户家镇驻防。郭营长说:是,六连损失这么大。张团长说:我知道你小子的意思,兵员我会补充。通讯员跑到张团长旁边说:报告团长特战队在十五庄遭到日军交上火,火力非常猛烈。张团长说:喜子。肖分队长说:到。张团长说:带三分队跟我增援。肖分队长说:是。张团长说:走
十五庄以南 张团长跑到杨队长旁边说:什么情况。杨队长说:小鬼子非常猛烈,二分队两名队员轻伤。张团长说:喜子带一个小组绕过去袭击小鬼子侧翼。肖分队长说:是,你们几个人跟我走。特战队队员说:是。张团长说:杨涛你带二分队正面吸引日军,我带一分队迂回过去。杨队长说:好。张团长说:一分队跟我走。
在张团长率领特战分队袭击日军,经过两个小时激烈战斗,歼敌四人,我军牺牲两人。
董村以北 张团长说;杨涛你看小鬼子这一身装备。杨队长说:没有见过。张团长说:德式装备,这肯定是日军小股特种部队,有这支小鬼子突击队存在很麻烦。杨队长说; 没错。张团长说:回去。
户家镇 独立团团部 张团长说:情况我已经介绍清楚。金营长说:小鬼子突击队存在必定给我们带来不少的麻烦。黄营长说:是啊。张团长说:我现在宣布命令 第一 各营全部进入一级战备状态,所有部队全部下阵地,第二 各营连驻地警戒加强 第三 特战队 特务连随时待命,第四 警戒部队向前推进十五公里。第五 侦察连全部散出去。第六 把风山所有进出通道 ,悬崖全部布上岗哨。明白没有。连以上干部说:是。张团长说:散会,杨涛 陈兵同志留下。陈连长说:是。杨队长说:是。张团长说:各城门警戒全部重新部署,各城门原来一个班增加到两个班,同时增加两挺机枪。陈连长说:是。张团长说:同时巡逻队原来按照十二人来编制,现在按照十六人为巡逻队,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巡逻。陈连长说:是。张团长说:团部和军需库在原基础增加两个班警戒,另外警卫连武器装备全部换成德式装备。陈连长说:是,我们哪里有。张团长说:这个不用担心,我来解决。陈连长说:是,谢谢团长。张团长说:杨涛特战队四个分队,抽出一个分队作为机动分队。杨队长说:是。张团长说:随时做好战斗准备。杨队长说:是。
半个月后 户家镇 独立团团部 张团长说:参谋长最近日军突击队有没有动静。郑参谋长说:没有。杨队长跑到张团长旁边说:团长刚刚获得情报日军突击队乘坐卡车从县城出发直奔东家镇. 张团长说:东家镇是晋绥军第四十五团防区。杨队长说:团长你的意思是。张团长说:杨涛马上派人通知晋绥军第四十五团防止日军偷袭。杨队长说:是。郑参谋长走进团部说:不用,日军第六混成旅团第十五联队对东家镇展开进攻,目前东家镇已经失守,晋绥军四十五团已经撤退。张团长拍下桌子说:妈的,什么情况。郑参谋长说:小鬼子突击队潜入东家镇袭击团部,晋绥军四十五团损失太过半,撤进东家镇山区,小鬼子已经东家镇山区进行合围。张团长说;参谋长通知东家镇游击队想办法营救晋绥军四十五团,另外报分区。郑参谋长说:好。张团长说:小鬼子速度够快,杨涛刚来报告日军突击队已经偷袭成功。杨队长说:我怀疑日军突击队分成两部分。张团长说:判断有道理,杨涛通知警戒部队加强警戒,特战队进入一级战备。杨队长说:是。张团长说;另外全镇戒备,只出不进。杨队长说:是。张团长说:我这是防止日军突击队混进来。杨队长说:小鬼子突击队战斗不弱,武器装备非常精良。通讯员跑进团部说:报告团长 刚刚东家镇游击队报告将晋绥军四十五团残部解救出来,已经转移到达安全地带,方队长牺牲了。张团长说:什么,方东同志牺牲了。通讯员说:为了掩护晋绥军四十五团牺牲了。郑参谋长说:方东同志为了友军付出牺牲是值得。方政委说:是啊,我建议由段家民同志兼任队长迅速恢复工作。张团长说:我同意,参谋长你带人去一趟东家镇游击队转达下命令。郑参谋长说:好。
三天后 郑参谋长走进团部说:我回来了,有个好消息。张团长说:什么好消息。郑参谋长坐下来说:晋绥军四十五团残部三百多人全部愿意参加我们八路军。张团长说:太好了,参谋长你的意思。郑参谋长说:我建议一部分参加东家镇游击队,另一部分补充到各营连。方政委说:我看可以,这样一来可以加强东家镇游击队战斗力。张团长说:没错,东家镇处在我根据地与太行山根据地交界处,等于切断两个根据地道路。方政委说:没错,老张你有什么想法。张团长说:把东家镇夺回来。方政委说;可是日军攻占东家镇必定重兵把守。张团长站起来指着墙上地图说:这是风山以南户家镇 北面六里镇 东是红镇,三个镇是进出我根据地主要通道,东家镇处于在六里镇和北镇中间位置,如果日军扫荡根据地的话我们可是四面包围圈,遭到四面夹击,处境非常危险。方政委看着墙上地图说:没错,如果我们在把东家镇夺回来的话,日军必定重兵报复,我们不可能将兵力全部集中在东家镇对付日军。郑参谋长走进团部说:团长 政委刚刚分区来电 日军二十五师团 二十六师团分八路向石城再次发动进攻,目前石城西 北地区主要县城全部失守,日军主力已经直奔石城正面外围东安县,分区要求我们严防日军包抄石城左翼的李家沟镇。张团长说:参谋长命令三营 团机炮连迅速下家村布防,一营 二营赶到北谷布防。郑参谋长说:是,我马上下命令。张团长说:团指挥部立即转移到北谷以南。郑参谋长说:是。张团长说;小王通知部队集合准备出发。小王说:是。
北谷以南 团指挥部 张团长说:参谋长各部队到位没有。郑参谋长说:正在赶往目的。张团长说:好。
第二天下午 日军第二十五师团第三混成旅团横川联队对我前沿阵地发起进攻,金营长率领部队展开全面阻击,在炮连 机枪连掩护下击退日军多次进攻,日军损失惨重。
下家村 我军前沿阵地 金营长拿着步枪说:同志们给我狠狠打,为团主力争取布防时间。战士们说:是。金营长说:打,狠狠打。
在我军重火力掩护下金营长率领部队对日军实施反冲锋,歼敌四百余人,我军牺牲二百多人,轻重四十多人。
日军重武器陆续到达对我军阵地进行炮火轰炸,同时飞机轰炸我军阵地,再次对我军阵地发起进攻,金营长率领部队与日军展开激战。
北谷以南 团指挥部 郑参谋长跑进团指挥部说:团长 三营已经阻击半天,损失过半。张团长说:命令三营立即撤出阵地将日军横川联队主力吸引入北谷我军包围圈,同时命令二营抽出一个连接应三营。郑参谋长说:是。
在金营长率领部队成功将日军横川联队吸引进我军包围圈内,在我军重火力打击,切断退路成功歼灭日军大部,由于日军增援部队火速赶来,为了保证胜利成果,张团长命令部队撤出阵地向山区转移同时派出精锐小分队袭扰日军,为团主力部队转移赢得时间,日军最终突破李家沟镇西侧中央军七十五师二十二旅防线,最终石城失守,中央军第七十五师大部被迫撤出石城向安全转移。
户家镇 独立团团部 张团长说:目前石城 东安县 李家沟镇等重要主要城镇相机失守,我们根据地左侧完全暴露在小鬼子眼下,李家沟镇驻守日军木川联队。郑参谋长说:是啊。方政委说:如果日军扫荡那么从北面 南面进行扫荡,我们处境非常危险的。张团长看着墙上地图说:上次阻击战各营损失不小。杨队长走进团部说:团长出事了,刚刚特战队队员汇报日军木川联队下属一个大队和伪军一个连共计一千多沿着八村 黎村 西家村进行扫荡,这三个村庄老百姓全部遇害,民兵全部牺牲。张团长站起来说:妈的,传我的命令二营立即抄近路阻击小鬼子,坚决不让小鬼子回李家沟镇。郑参谋长说:是。张团长说:告诉二营长堵不住小鬼子,我撤他职。郑参谋长说:是。张团长说:杨涛通知特务连和特战队立即集合跟我从后面追上去。杨队长说:是,我马上集结部队。
富庄以北 郭营长端着机枪说:同志们给我狠狠打,坚决堵住小鬼子。于连长说:营长小鬼子要抢占东面制高点怎么办。郭营长说:你带你们连立即抢占东面制高点务必给我守住。于连长说:是,四连跟我走。郭营长端着机枪说:同志们把小鬼子给我压下去。战士们说:是。
在此同时张团长率领部队在日军后方打响,在炮连掩护下,歼敌大部分,残余逃回据点。
公路上 张团长说:所有人抓紧时间打扫战场。战士们说:是。张团长说:杨涛。杨队长说:到。张团长说:派出警戒哨防止日军反扑。杨队长说:喜子带人警戒。肖分队长说;好,你们几个人跟我走。郭营长跑到张团长旁边说:团长歼灭日伪军四百多人,残余日伪军一百多人逃回据点。张团长说:好,伤亡情况如何。郭营长说:冲锋的时候牺牲二十多人,拼刺刀的牺牲十几个,轻重三十多个,小鬼子战斗力看来增加不少。张团长说:二营长通知部队抓紧时间打扫战场立即撤。郭营长说:同志们撤。战士们说:是。
1938年10月15日 根据分区指示同时在张团长部署各部队按照预定计划向平原地区发展根据地扩大抗日武装力量。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藏武-第三十章:燕山邂逅(上)熱推

藏武
小說推薦藏武藏武
第三十章:燕山邂逅
上官陆三人遍览京城美景的愿望并未如愿,毕竟那份足以扳倒赵氏的奏书与文册正是由上官陆三人带出药郡并交到都察院手中,赵氏焉能轻易放过他们。
只是随着赵庸的身死,京城赵氏暗中的力量群龙无首便如一盘散沙,特别是在都察院派出御史开始核查季御史所举实证后,李魏派人强行接管这股力量,全力用来刺杀、恐吓都察院各御史,完全针对上官陆三人的只有一小部分隶属于赵海的死忠力量。
就在上官陆离开都察院的第三天夜里,这股差不多二十余人死士在为首长刀汉子的带领下潜伏进客栈欲对上官陆三人动手,悲剧的是,二十余人竟然遭到两方神秘力量的联合绞杀,说是两方力量,不过是两个彼此并不相识的先天武者。
“阁下是何人?”解决完死士后,灰袍汉子看着手持马槊的黑袍老者轻声问道。
“并非针对君山客栈,只是因这批死士而来。”黑袍汉子收起马槊面无表情的回道。
“阁下既然知晓此地乃君山客栈,便该知晓此客栈乃······”
“三天前,燕山游魂狐苍的人也曾进入此客栈,也未曾见有人出手啊。”黑袍老者直接打断,毫不客气的回击道。
“你是因那三个药郡小子而来?”灰袍汉子下意识看向上官陆三人所在房间,有些不太确认的询问道。
“此事与君山客栈无关,告辞!”黑袍老者纵身一跃,瞬间便消失不见。
神雀朝堂之上的风云变幻血雨腥风,上官陆并不知晓,皇子启昌一系完全陷入被动已无力顾及其他三人,上官陆亦不知晓,瑞王赵龚抵达京城之后,已经无力纠缠他们三个小角色,上官陆更不会知晓。只是听从魏鹏的建议,暂且就躲避在这背景强大的君山客栈,等待转机。
近半个月后,上官陆三人苦苦等待的转机总算是出现了。
就在泣血令箭悲歌奏响,范季冗身死承宣宫,神雀朝堂隶属于皇子启昌一系及其党羽、氏族均遭到无名氏黑监处决之时,灰袍汉子同时也是君山客栈掌柜,吩咐店小二将此消息透露给了焦急等待的上官陆三人。
上官陆、上官源、魏鹏得知消息以后,震惊的半天都没缓过神来,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牛皮袋竟引发出这样的场面,特别是上官陆得知自己见到的就是范季冗,虽然只是背面,但对这英雄般的人物,更是肃然起敬。
“哥,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呆在客栈吧,现在赵氏自顾不暇,我们也算是安全了。”上官源最是苦恼,毕竟自进京以来基本上都呆在客栈被逼着入定休息,再不出去透透气,都快憋疯了。
“魏鹏,你在京城可有僻静一点的居所吗?我们要准备明年较校,不知魏鹏你是参加较校还是复校。”上官陆没有搭理上官源,问起魏鹏。
“陆哥,你太高看我了,我已经被曹族除祀,怎可参加氏校,不过这居所倒有一处,在京邑北部靠近燕山的位置,比较偏远。”魏鹏苦笑回答道。
“恩,明日我们先到礼部仪制司交上国学府的文书,报了名再说吧,也不知道这教校的怎么安排的。”上官陆翻着包囊,寻找当时张监丞给三人的文书材料,至于去国子监,上官陆三人已经错过时间,无法进入,只能等待下一次开监。
三人到了礼部仪制司才知道,较校今年就已经开始了,只是三人属于郡国学府举荐,无须参加现在的地方考校,只需等到明年进行各方举荐的考校,胜出者参加最后的较校,三人留下文书,登记之后就离开礼部仪制司。
“哥,这还有大半年的时间了,我们就先在京城呆几天,好好玩玩,不然来了京城,都不知道京城什么模样,不是亏得慌嘛。”上官源一看陆哥准备直接去魏鹏的居所,就苦苦哀求道。
“行,收拾一下,准备去魏鹏在燕山的居所,武者修习不可懈怠,源子,你是忘记师父的叮嘱了吗?”上官陆无视上官源的哀求,对于上官源的求助魏鹏更是无能为力。
看万卷书不如走万里路,上官陆的目的非常明确,参加较校,见识见识夏族年轻武者,然后等待国子监开监,在国子监求学之后便开始游历名山大川专心修习,正式踏上他的大武者之路。
京城燕郊、魏鹏居所。
上官陆站在院中,看着片片黄叶随风而逝,一阵阵的秋风吹来,早落的、要落的、未落的全都飘在空中,杂乱无序却又好似遵循某种韵律在舞动。
看着看着,上官陆完全入迷,双手不自觉随着这种韵律舞动起来。
“叶无力,而风有力,风无力,叶自落,风起叶飞。以我为风,何愁叶落。”
上官陆不再循着风叶舞动,按照自己的想法挥动双臂,调动内劲,双臂似风车般上下挥动,带起脚下的树叶在自己的控制下,翩翩起舞。
“既然是以风得悟,就命名风势吧。”能够观落叶而得风势,上官陆也非常开心。
“哥,不行啊,这一个多月都呆在这儿,我都快疯了,要不到燕山转转吧,魏鹏说燕山有遗兽天翅龙马,咱如果能捕到一只做坐骑,那多威风啊。”上官源除了休息便无所事事,不敢打扰上官陆,只能缠着魏鹏,魏鹏就给他讲一些自己知道有趣的事情,自从听过燕山有天翅龙马的踪迹后便一直念念不忘。
“走吧,正好试试我新近所悟的风势。”经过上官源的提醒,上官陆这才发现已经多日未曾出去了,休息不是闭门造车,便打算去燕山转转。
上官陆三人简单收拾一些必需物品,就出发前往燕山,因为居所距燕山只有几十里的路程,三人便打算步行前去。
燕山,也叫八百里燕山,位于雄山关、羽谷关之间,其北麓三百里外便是黑白山西支脉,连接氏郡与京邑,也是两地分界线。
进入燕山之后,上官源完全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逮着魏鹏就是各种各样的问题:“鹏子,你说这天翅龙马是什么样子,真的有翅膀吗?能飞吗?”
“源哥,我也没有见到过,只是当初父亲在这儿养伤的时候,家里一个世代居住在燕山老佣人说的。”魏鹏真的是不知该如何给上官源描述。
“不是啊鹏子,你不知道,那岂不是就算遇到也要错过啊。”上官源有点气急,声音也就显得急切。
“见到就会认得,‘似马非马、健步如飞、山川河泽、如履平地’这就是当初那位老佣人说的了,不过源哥,你也别抱太大希望,燕山的天翅龙马非常稀少极其罕见。”
“行了,源子,出来不就是为了散散心,别纠结了,再纠结咱就回去吧。”上官陆适时将魏鹏给解救出来。
“别、别,哥,我不问了,咱去哪都行,只要别在那居所里呆着就行。”上官源一听缩缩头再也不敢说话了。
走着走着,三人就感到不对劲,林木之间总是飘散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却并未见到任何的虫兽的肉身或是皮毛。
“不对劲,小心一点。”上官陆说完就抽出腰间短刀,招呼着上官源和魏鹏注意四周,小心翼翼沿着血腥味飘来的方向摸了过去。
“嗖!”
上官陆向前不到两丈,突然间便有一支箭矢直射面门。
“弓箭手,源子、鹏子,小心。”
上官陆迅速借助身旁的树木避开羽箭,同时立即向身后二人出言示警。
“右前方高岗上,弓箭手。”魏鹏探着头看完就朝上官陆说道。
“妈的,什么人啊,山林之间怎么会有弓箭手,不会是打猎的吧。”上官源撅着屁股趴在地上,骂骂咧咧挪动身体,捡回刚才射击自家哥哥的羽箭。
“不对,哥、魏鹏,这是翎刺箭,游牧民族扎克汗国的箭矢,不是我夏族的。”上官源看着呈平短三才状、扁平脊开血槽、鸟喙状回钩两翼尖刺状的箭镞,大惊失色。
“什么,君山北鞑子的箭支,怎么会,难道这是鞑子的探子吗?”魏鹏一听,最是惊讶,因为他的父亲就是死在鞑子手里,国仇家恨,对鞑子最是深恶痛绝。
“不管是真的鞑子探子,还是有人伪装,弄死他们不就知道了。”上官源毫不在意道。
上官陆三人慢慢躬身后退,一直退到山腰位置,确认在一箭之地外,上官陆居中、魏鹏在左、上官源在右,用居所老猎人那里学来的办法,沿着谷地,顺着树木、草丛一路隐匿身形向方才弓箭手所在方向摸去。
只是,待他们摸上那座高岗之时,并未发现弓箭手的存在,只是发现了一些细微的痕迹,证明此前确实有人在此。
不过,就在上官陆将目光转向高岗后方时,发现了一些异常。
高岗后方,是一片难得平整的山地,方圆有几十丈,错落的灌木长势非常茂盛,特别是灌木密集之处,总会时不时产生晃动,而这种晃动却又并非因秋风而引起。
上官陆给他两侧的二人打着手势,示意他们注意观察灌木繁茂之处。
慢慢的,上官陆终于发现端倪,凡灌木繁茂之处有异动的,皆有人隐藏其中,特别是在平地中央的位置,更有一座用灌木搭成的小屋,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人为干预令这些灌木长成一个木屋。
“差不多有三十五人。”
“手持软弓配短刀的有三十人。”
“中间位置应该是五个人。”
“一持银月弯刀。”
“四个晨星棒。”
“哥、鹏子,不对,中间木屋应该是还有人被捆绑囚禁。”
上官陆三人挪动身子凑在一起,小声汇总各自所观察到的情况,特别是魏鹏,始终怀疑他们是鞑子探子细作,观察最是仔细。
木屋内竟然有人,上官陆之前并未发现,经上官源这么一提醒,凝神聚目便向小木屋看去。
“那是,那是···”
上官陆透过灌木看到木屋内那个身影,呼吸便有些紧促,甚至感到窒息,木屋内正是他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那道白色身影。
“我们必须救人。”
上官陆转过头,面色平静的看着魏鹏与上官源,但说话的语气竟是罕见的坚定与阴狠。
“什么情况。”魏鹏不敢出声,只能是向上官源张出口型问道。
上官源一时没醒过神来,面对魏鹏的好奇,只能是摇头示意自己并不知晓。
“不、不会吧,不会是那个吧。”
眼神扫过自家哥哥眼神中的那丝柔情,瞬间便醒悟过来,只是有些难以置信,这他妈是不是也太巧了呢?几年了,始终没能从自己哥哥嘴里套出来,现在竟然就这么出现了。
悄声离开高岗。
上官陆带着二人找到一些细柔的枣木枝,用短刀剃削干净枝杈,编织三层做成彭排,也就是小形方盾,找到黏土,用水搅拌粘稠状,把彭排浸泡在里边半个时辰做个护身盾。
接着,拿着准备好的枣木彭排,来到刚才的高岗上。
“魏鹏、源子,那些人实力与我们差不多都是入流武者,此刻他们心神松懈可乘之机,我先去清理外围,尽可能获取对方弓箭。”
“待我出来后,你俩就用弓箭在这岗子上射杀对方,掩护我冲进去救人。”
上官陆看一切皆已准备妥当,随即轻声吩咐道。
“哥,魏鹏射术比我好,让他在岗子上,我和你一起吧,也好有个照应啊。”上官源听了上官陆的安排,就看着自家哥哥,不希望他独自一人涉险。
“弓手,必须相互交叉,不然被围攻,凶多吉少。不必担心,我心里有数。”上官陆说完转身就离开高岗。
星云彼端
上官陆从后方下去,绕了半圈才进入那片山地,靠着灌木和地形的掩护,缓缓向前移动,尽管速度非常慢,却难以被对方察觉。
“噗!”
上官陆顺利摸到一个弓箭手背后,闪电般出击,左手死死掐住喉咙,右手短刀捅进心脏。
片刻间,弓箭手停止挣扎,身死,然后取下软弓与羽箭再缓缓退出山地,藏好之后再返回山地。
上官陆如法炮制,用了将近半个时辰,才将外围已知的弓箭手清除干净,软弓收集有十二张,羽箭差不多四十个箭壶。
最熟悉自己的肯定不是家人与朋友,一定是敌人,魏鹏的猜测并不错,山地内这些人,确实就是鞑子,而且是敢于虎口拔牙的鞑子。